Monday, October 09, 2017

堆叠好的距离

















y:

接近夏末的阴雨天,起的不算太早的周日,泡了一壶浓缩咖啡,四人份的摩卡壶,我一般只喝一小杯。年岁愈长,愈是无法承受咖啡因的重量。灰蒙蒙的天里,潮湿的空气里像是沉淀着破碎的时光。我一篇又一篇地读着关于旧物的散文,风一样的印记,逐渐模糊的青春与少年,竟流光片影似地闪过,虽然不精准,却温暖如故。

#记忆如微凉一般透明

那一年第一次离开M城,19岁,来到偌大而陌生的城市,告别了青涩无碍的年少。于是,后来的光景,纵使多了窥探世界的自由,却渐渐抖落那些纯粹的轻狂。而我,一直是一个适应性缓慢的人,在单调的大学宿舍生活里,觉得无法融入那些滔滔不绝的话语人声里,有时害怕面对不熟悉的陌生,努力地衔接不相识的隔阂。在上下课之间那些被浪费掉的时光里,茫然地在陈旧冰冷的学院长廊里穿梭,。傍晚回到宿舍的小房间,卷缩在以为安全的角落,却突然按奈不住想家的情绪,心里一阵酸楚起来。

#耐不住那种过于空旷的寂寞

在偌大的城市里,我也常常无所适从。堵塞的马路,车站拥挤的人潮与不通风的气味,让人充满了无力感。于是,我成长的那个世界,安静而质朴,与五光十色的都城,便有了比两个小时车程更长的,不可分割的距离。

可矛盾的是,我却眷恋那喧嚣的人间烟火,在夜市昏黄的灯火中,竟然感觉到一种扎实的生活的力量。都市紊乱无条理的节奏也予我一种跳出规则的愉悦,因为在某一种不墨守成规的氛围里,藏匿着充满无限可能的自由,对我来说,那是赋予勇气的养分。我所有遥不可及的梦想,突然被放大而逐渐清晰起来。

后来的日子里,我一再地离开,又复回来,却终究没有喜欢上那座城市。纵然堆叠了许多在时光的转折点上停留的记忆,对我来说,她一直像驿站一般的存在。我终究推却不了那早已被预设好的陌生,把比两个小时还要长的距离,构筑成永远无法被注满的空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