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西行帕米尔



我后来对边疆地带特有的情感,与复杂的偏执,也许是从喀什开始的。那种粗糙的,不经修饰的豪气与实质,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让我着迷。

去新疆是跟Amy一起去的。当时没有太多在偏远地方旅行的经验,觉得去那样的地方至少要有个伴才好。于是,来中国旅行的朋友Amy,上海没有转几圈,就给我骗到新疆去。

而且是,去喀什,中国最西边的城市。

西部的草原风光

新疆那么大,为什么选择去喀什呢。不知道。也许当时,觉得中国那么广大的疆土,与许多国家接壤,在陌生,遥远,神奇的边疆地带,必然是人文与历史交集的重地,是我们不甚了解,更无意中忽略的站点。

我想认识上海跟北京以外的中国。

阳光的明亮度勾画时差

由于航班的延误,我们到达喀什,已是接近黎明的破晓时分。从机场乘车前往旅馆的路上,天色暗蓝有微光,看到有村民赶着马车驴车,觉得郁闷不解,在那个时间,天都还未亮,而且记得是个星期天,心想这些村民到底正出发到什么地方去。

入秋 

到了旅馆,吵醒柜台值夜班的员工,匆匆登记,到了房间里倒头就睡。折腾了一整夜的体力与精神,需要充分的休息。

被阳光晒醒的时候,已是近午时分,可阳光的明亮度,像是清晨八九点钟的色调。突然想起,喀什离上海,就经线度量的地方时而言,应该有三个小时的时差。想到这是从上海飞了约七个小时才到达的城市,可却还是在中国境内,如果乘火车过来,那须要多少天的时间?

赶紧把Amy叫醒,因为要去 Animal market。

赶市集

Animal market 是喀什每星期一次的牲畜交易市集。去之前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市集的景象。到了那边,一下车,走进拥挤喧闹的人群,我们心里有种微微的兴奋。

大片的沙石铺成的空地随处摆满了各式的摊档,聚集了各种人群。喀什的主要民族是维吾尔族,主要信奉伊斯兰教。男的身穿长袍,头戴小花帽,留着长胡子。女的穿西域风情浓郁的花裙,佩戴头巾。

赶集的人群与羊群

喀什的牲畜交易市集

有卖葡萄的地摊,吐鲁番马奶子,晶莹剔透地散落满地。

这边是卖羊肉泡馍的摊贩。那边是牛羊牲畜交易的角落,羊群连成一排并配有号码小牌。另一边理发师正忙着帮客人修胡子。卖烤馕的大婶把烤好散漫香气的饼子整齐排好;有人铺了粗呢布把西瓜哈密瓜摆满在地上。

有卖牲畜食草谷粮的。某棵荫凉的大树下只见红番茄,红辣椒堆满一地;有个男孩守着一车大白菜;有人在剃羊毛;卖瓜子开心果榛果的在高声叫卖;有人在树荫下野餐。

市集的边上是一条两旁种满胡杨的小路,人们赶着马车,呼喊让路。风扬起的时候吹落尘埃,树叶沙沙声响,马蹄声逐渐远去,突然又有一群赶着牛羊经过的人们。突然想起天未亮时在路上看到的赶集的村民,想必是来赴这一星期一次的买卖吧。

嫩绿剔透的新疆葡萄

我后来对边疆地带特有的情感,与复杂的偏执,也许是从喀什开始的。那种粗糙的,不经修饰的豪气与实质,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让我着迷。那边城的氛围,文化的非单一与丰饶,反而形成一种直敲人们内心底处的深浅分明的感动。

离开之前,又遇见了那个傲气的理发师。见我举起相机,他刻意地摆了专业帅气的姿势。我赶紧按下快门。

达坂城的石路

时间在喀什的老城里,几乎没有一点重量。

人们的脚步悠闲而从容,仿佛那是处理生活应有的态度。踏过安静的石板路,古老破旧的房子夹着散落淡淡午后阳光的街道。

沉默的石板路 
喀什老城一隅

经过售卖手工地毯的店铺,烂漫的色彩点缀单调的土色墙。以丝巾掩面的女孩们步伐轻盈地路过,清脆的笑声悠扬远去。

我想起那首传唱的民歌 –

“达坂城的石路硬又硬呀,西瓜呀大又甜呀。。。”

那长辫子的姑娘消失在转角的欢笑声里。

帕米尔高原

清晨七点钟出发去卡拉库尔湖 (Karakul Lake)。

卡拉库尔湖距离喀什约190公里,位于慕士塔格峰山脚下,是少有的高原湖泊。著名的中巴公路从这里经过。

车子经过荒凉,空旷,沉默的帕米尔高原。水草丰美的地方,远处可见游牧人与点点牛羊。贫瘠的土地则是荒无人烟,山峦起伏。

 慕士塔格峰倒映在幽蓝的湖面上

 卡拉库尔湖边的牧民帐篷蒙古包

卡拉库尔湖畔有零星的柯尔克孜牧民的驻牧帐篷蒙古包,紧挨着湖边的是白雪封顶的慕士塔格峰。幽蓝的湖水泛着澄净的光芒,山脊倒映在湖面上。

我们坐在蒙古包里吃着烤馕,喝着热奶茶。高原冰冷的空气让人觉得清醒。

看着憨厚耿实的牧民,我心里对于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生活甚至是爱情,有着许多好奇。可是碍于语言的障碍,不知如何提问与沟通。

回喀什的路上,车子行驶在崎岖的高原路上,天空很低,云仿佛靠得很近。


刊登于《丰》杂志

8 comments:

啦啦仔 said...

真巧,我也在写着自己的喀什回忆呢。

Kah Yeim Teh said...

好巧!我的喀什之旅是7年前的事了。后来一直没有回去新疆,直到今年8月份,在乌鲁木齐转机去 格鲁吉亚,真是岁月如流啊。

tcp said...

我覺得你那個時候拍照的角度很不一樣,單純就是把看到的記錄下來醬子,很original的感覺。

Anonymous said...

是啊,这个我也有想过

Kah Yeim

Jacqueline Law said...

真想念这地方

Kah Yeim Teh said...

那天遇到一个朋友,说喀什变了,老城都被拆了。

恩妮 said...

看见你之前写georgia, 呵呵, 我也想去的地方呢

Anonymous said...

噢,那山就像是油画,美得令人着迷。

weip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