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冷门的旅行



y:

去了一趟旅行回来,我突然又变得喜欢我自己了。

这事情,真的很难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去年年底换了新工作,今年的行程表,出行变成了工作安排的例常。从一个城市,出发抵达到另一个城市,在人群与喧哗中穿过寂寞。几个月前在东京,从新宿的摩天楼落地窗俯瞰夜景,灯火迷漫,像坠落的星光。我一个人,品尝千叶豆腐的香气与淡然。

然后,在办公室装扮一种宠辱不惊的气度,有时候是严肃。说英语的时候比说中文的时候多,常常会在瞬间疑惑应该用什么语言去思考。在复杂敏感的人事暗斗里谨慎得像如履薄冰。出入星级酒店要保持静雅的微笑。穿起高跟鞋要稍微带点傲气。

也不是厌倦什么。新工作其实基本上让人满意。生活反正就是这样,哪有真的完美无缺的事。

也许,是一种在都市里卷缩太久了养成的一种惯性的无力感。在挤迫的建筑森林里,会突然渴望一方没有遮挡的风景。在抵挡不住的吵杂与人声中,向往一种沉默的寂静。

所以我决定去一个冷门的旅行。

要放弃相对熟悉的欧洲城镇与美食还有购物的诱惑,包括我一直想再回去的意大利。

于是要备用一点时间,作出发前的功课与阅读。要采购新的旅游指南,下载陌生语言的学习程序。了解天气。考虑要不要买一个新的镜头。因为要去高原,要从衣橱里挖出御寒的衣物。

要至少读懂一点历史,因为不想空泛肤浅地出发。

揣摩确切的地理位置,看看能不能跨越边界到邻国多拿一个印章。

然后在某个静默的清晨,我望着阳台上淡淡的阳光,对自己说。

带好行李,出发。

这样,就够了。

10 comments:

啊畢 said...

好嚮往啊,如果真的有那麽的時間,加上那麽的金錢。旅行真好。

Alliz said...

家音,写得真好,我好喜欢.

哦,我也有过思考语言的疑惑.后来理出来了:商业/工作思考语言是英语;休闲中文.其实我并没有每时每刻刻意选择,而是脑袋已经决定了 :)

gRace said...

我懂那种感觉,也没有不喜欢现在就只是要走出去一下下.:)

tcp said...

精簡真實而有力喔。照片靓。
你的寵辱不驚昰裝出來的咩?
我以為是一種歷練而來的淡然不是麼?

kahyeim said...

我觉得,非关时间与金钱呢。是心情与眼光,决定旅行的精彩。

kahyeim said...

谢谢 Alliz :) 言语这回事很奇怪,有时候觉得它像是工具,是说话的对象帮我决定的,哈!

kahyeim said...

哈是的 Grace,走出去再回来,可以把自己“拉回正轨” :)

kahyeim said...

谢谢tcp。哈,刚读了你那篇有关文学界八卦“意见”。
如果是已经历练出来淡然的话,我现在可以去卖咖啡了,呵呵。

gooly2012 said...

活在當下是一個好難做到的哲学!

tcp said...

哈哈!後來作者有回應喔,然後評者又回了短短的一篇,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
看了作者的回應,我設身處地地想,覺得他多半有難言之隱。
評者如果有證據,就事論事是應該的,可她如果單靠感覺來講那她就大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