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6, 2012

这是哪里

到达第比利斯是晚上九点左右,与上海有四个小时的时差。在乌鲁木齐转机,一整个下午在机场等候下班机,吃了很贵又不好吃的大盘鸡。原来乌鲁木齐有到莫斯科和德黑兰,以及许多个中亚城市的直航。看到阿斯塔纳直飞航班的广告,便很自然地想起我的哈萨克朋友爱娜。上一次见她是十年前的事了。往事如烟啊。

飞机飞过干净无云的新疆与中亚等地域上空,俯瞰的景色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开阔与壮观,时而人烟稀少的大漠孤壁吗,时而水光剔透的湖泊平原。落日从云海那边沉下去,机翼的光点亮苍茫的夜空。

在第比利斯机场,事先已联系好旅馆的主人来接,因为决定这次不作太过背包的旅行了。终 于 决 定 告别拮据的旅行吗难道。

Monday, August 06, 2012

盛夏之夏



玛丽的家在意大利南部。那年的夏天我从贝鲁贾出发,在罗马转车去南部找她。天气有点闷热的晚上,我们在小城的批萨店吃批萨,喝啤酒,店里隐约传来不是太熟悉的意大利流行歌曲。附近的社区中心,有许多居民在路边纳凉聊天,小孩在操场上追逐奔跑,也有玩滑轮的;中心里有人在看电视,听广播,打游戏。走在流行,名牌与艺术尖端的国家,也有平凡而微不足道的生活二三事。

第二天开车到 Matera。那是像,赤裸裸被曝晒在阳光底下的石头城。灰得发白的石墙,沉默的,被时间磨平的所有菱角,在南部干净湛蓝的天空下,竟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想必是有一段过去的时光仍然不愿被淡忘。

Matera。2007 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