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9, 2011

湘南。134国道。蔚蓝海岸线。


旅途中最有重量的记忆,原来是那些不在计划里的,不期而遇的惊喜。

去年的秋天,决定去东京。出发前其实还有些不确定,想到旅行的站点竟然是个拥挤的都市,就开始犹豫起来,担心把自己投入到那熙来攘往的人流里,会惹来极度难以抽离出来的疲惫。再说,要熟悉那么大的一个城市,我必须投入满满的专注和努力,即使再懒散也要事先作好一点功课。难道,去一个旅行非得要把自己弄得比工作还要累吗。

在东京的某个旅游咨询站无意中看到“小田急,湘南”的日文手册,封面浅色的海岸线格外好看。我忍不住翻阅,藉着段落里的汉字,尝试读懂我一窍不通的日文。

昭和xx情绪xx色浓x残x片濑 ~ 腰越xxx。
秋xx暮x。
夏x喧骚xxx昔xxx。
旅人xxx。

手册里的照片呈现出平静的光芒。沿海而建的电车轨道,老妇人拖着购物篮路过攀满绿意的民居,骑自行车自商店前呼啸而过的少年,褪色的窗框,有气势的海产老铺,被夕阳上色的大海。

于是,一个出其不意的邂逅,我终于去了湘南海岸。从新宿搭乘小田急線到藤泽,藤泽站即是江之岛电铁線(当地称“江之电”)的始发站,沿着湘南海岸一直延伸到镰仓。要是持有江之岛 – 镰仓周游票,可以自由来回乘坐江之电,随便在哪个车站下车。

我在“江之岛”站下了车。从小小的电车站出去,几乎就能看到大海了。我其实有点兴奋和惊讶,在这样一个离东京不到一个小时的地方,竟然完全嗅不到都市的气味。江之岛有一条与海岸平行的街道,两旁皆是屹立不倒的百年老铺。

下午的阳光有点刺眼,空气里有烤鸡蛋糕的香气。鸡蛋糕,我总是习惯这样叫,因为那味道几乎和我们那里的鸡蛋糕完全吻合,虽然在东京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人形烧”。当然,还有那包了红小豆馅儿的,是标准的日本味道。日本人是一个能把什么东西都包装成精致物事的民族。因为这样,“鸡蛋糕”和“人形烧”就有了距离了。

拐进店铺和店铺之间狭长的巷子,一直往前走,沿着阶梯下去,就能到达海边。海水的气味掺杂在早秋的空气里。


我突然想起了中学时代很流行的一部日剧“沙滩男孩”,剧里广末凉子说过,“我们居住的国家,四面靠海。要是不喜欢海洋,是非常寂寞的。”下午的海边安静得像一只沉睡的猫。

继续搭乘“江之电”往下一站前进。在“长谷”站参观了镰仓大佛,整尊佛像用青铜铸造,于1252年铸成,是日本第二大佛像(第一大佛像为奈良大佛)。在“镰仓”站参观了源氏家族建造的鹤冈八幡宫。

电车行走在弯曲的轨道上,两旁贴着近距离的民房,朴实而不造作。小小的车厢几乎可以从第一节直接看穿到最后一节,饱和的光和影子流窜在傍晚五点的车厢里头。

轨道边上橙白色相间的路障,路边低矮的杂货店,被风拂过的野芒草,乱中有序的电车缆线,女学生,欧巴桑,温热的时光。

眼前突然出现豁然开阔的大海,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湘南海岸和那片让人说不出话来的夕阳。

电车停靠在“镰仓高校前駅”,我下车。

维基百科 –
““鎌仓高校前駅”是一由江之岛电铁(江之电)所经营的铁路车站,位於日本神奈川县鎌仓市境內,是江之岛电铁线沿线的一个无人车站。由於车站仅与七里滨的海岸线隔着国道134號相望,因此站在月台上即能眺望海边的风光。

该站在1903年初设站时,原名日坂,并在1953年时根据紧邻的神奈川县立鎌仓高等学校,改名为鎌仓高校前。1997年时,因为车站所在地可以见到海景的优美风情,而成为首批入选“关东车站百选”的其中一个车站。”

我坐在靠海的电车站温暖的木质长凳,那是黄昏,阳光最温柔的时刻。墙上的布告与海报,在上下电车间流动的人群。一天忙碌的时光在最后一抹夕阳里结束。我不停地举起相机,贪婪地捕捉那就要快淡去的光线,虽然清楚知道画面的表达终究无法与确切的情绪画上等号。

旅行中一些特定的时刻里有时候会充满谦逊的力量,让人记起那段青春飞扬的日子,然后,确知自己处在一个可以自信宽容地回首过去,却又同时放开胸怀往前冲刺的年纪。

离开“鎌仓高校前駅”,在一个叫“腰越”的小站下车。最后一抹暮色覆盖着仿佛凝固在时间之流里的小镇。电车穿过镇上的中心街道,在逐渐褪去黄昏微弱的光里打亮车头灯,离去时只留下清冷的惆怅。望向大海齐整的海产老铺,不急不徐地正要结束一天的营业。

循着沿海公路走了一段,旅行的终点站,我想,是酝酿前进的勇气的地方。

电车轨道,134国道,蔚蓝海岸线。我在某个秋日邂逅一段奢侈的幸福。


旅行资讯

如何前往

从东京新宿车站搭乘小田急線到藤泽,藤泽站即是江之岛电铁線(当地称“江之电”)的始发站,沿着湘南海岸一直延伸到镰仓。持有江之岛镰仓周游票可自由乘坐 (1) 江之电电车 与 (2) 小田急铁路(限小田急线上出发站至藤泽站之间一次往返)。

江之岛镰仓周游票 大人 儿童

從新宿出发 1,430 日元 720 日元

從町田出发 990 日元 500 日元

從藤泽出发 600 日元 310 日元

http://www.odakyu.jp/tc/freepass/enokama_01.html


气候,签证和费用

东京在日本属气候比较温和的城市,湘南海岸四季皆适合前往,夏天是冲浪的季节。马来西亚国民到日本签证可以联系旅行社办理。

刊登于《旅游玩家》杂志

南国日和。纯粹剔透的光



十一月,秋天快要结束的时节。走在阿尔勒的街上,风有点冷,我禁不住拉紧夹克。傍晚的阳光稀稀落落地照着,罗讷河(Rhone River)的水面映出金黄色的光。寂静的河岸边,有人踩单车路过。好像,普罗旺斯热闹的季节已经结束了。

可是,谁说旅行不能在人潮散去以后才开始。说不定在夏天结束以后,当阳光不再那么刺眼炽烈,天空底下的物事会以更纯粹美好的色彩呈现。而我们,也许会恍然明白,因为告别了喧嚣,投入一些风景或一些物事,未必一定要以高亢的情绪作为切入点。

我们找到了以温柔作为切入点的方式,在法国之南,先从空气里那甜美的气味开始。


阿尔勒 (Arles)


阿尔勒是一座沐浴在日光下的小城。蜿蜒曲折,纵横交错的巷子,宏伟的罗马圆形竞技场,静静流淌着的罗讷河,燃烧的晚霞,惬意的广场,秋天里叶落尽萧瑟荒凉的树,记载着时光的石板路,鳞次节比的老房子。

1888年2月,画家梵谷来到了阿尔勒,住进拉马丁广场(Lamartine Square)的小房子。阿尔勒对生活在北方的梵谷有种异国情调和粗犷的吸引力。在一封信里他曾经写道“那些雇佣兵,妓院,可爱的阿尔勒人去参加参加教堂的礼拜仪式,身穿白袍的神父,看起来像是危险的犀牛;喝苦艾酒的人们,对我来说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物。”

法国南部惬意的生活也许让梵谷暂时找回了生活的力量。然而梵谷后来还是陷入精神病中,于1889年入住圣雷米精神医院,接受治疗。在1890年的某天散步时,用手枪自杀。梵谷许多著名的作品是在他生前最后两年创作的。

台湾作家蒋勋写道,没有人明白为什梵谷把生活搞得一团糟。“他梦想一个为人类救赎的心灵,这样燃烧着自己,走进那么孤独纯粹的世界,走进一个世人无法理解的”疯子“的世界,走进绝望,走进死亡。”

梵谷曾经为矿工与农民布道和服务,他想“救赎那绝望的生活”。他曾经邂逅西研(Clasina Maria Sien Hoornik),一个嗜酒的拖着几个孩子要养活过气的老妓女,并和她同居,负担起西研一家老小的生活。

卑微,难堪,底层的穷困与悲哀,邋遢而可笑的生活。

蒋勋写道,可是梵谷看到了最纯粹的美的事物。“没有一种疯狂,看不见美。我们很正常,但是我们看不见。正常,意味着我们有太多妥协吗?”

层层起伏的麦草与山峦,罗讷河上温热的夏夜流转的星辰,炽烈灿烂的向日葵,开往远方天际线的火车,金黄色熟透的麦田,夜晚露天咖啡座里沉淀的空气。

梵谷把阿尔勒明亮的轮廓和流淌在那里面的生活用画笔记录下来。跟随阿尔勒旅游地图上的“梵谷路线”,即可一窥分布在阿尔勒各个角落梵谷作画的场景,像《夜晚的露天咖啡座》,<罗讷河上的星夜》,《黄色的房子》,《圆形竞技场》等。

也许,在某个时光交集的点上,我们会突然读懂画家面对生命的无奈与哀伤。在一个展览里,我站在《阿尔勒金黄的麦田》前面,竟有点恍惚起来,想起梵谷说过的“住在艺术里而永远住在那里面的,首先是画家自己,然后才是那风景”。


马赛 (Marseille)


马赛就像是个世界文化的迷你博览会。La Canebière林荫大道一直从圣查尔斯 火车站(Gare St-Charles) 延伸到旧港口。Canebière来自于普罗旺斯语Canabe,意思为“麻”。在中世紀,老港末端的土地用於种麻,然后制造航海用的绳索,这就是La Canebière的名字来由。

从主干道随意拐进某个后巷,也许会突然拐到一个充满波希米亚风味的小广场,或是一条全是北非餐馆和店铺的后街。然后在通往火车站的阶梯上,你遇见一个流浪的吉普赛女子。人们说着你听不懂的语言。

近25%的马赛人口為北非血统,大多為阿尔及利亞人和突尼斯人。

马赛的粗犷与奔放,自形成这城市一种特有的氛围。空气里仿佛游荡着北非荒漠里的战鼓声,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吟唱,近似苍凉思乡的调子。

马赛是个品尝地中海美食的好地方。地中海料理中有名的鱼汤bouillabaisse据说是源自马赛,虽然一般靠海而居的渔民都有自己最家常的食谱。“地中海鱼汤”的做法据说最早出现在一本中世纪意大利食谱里,提到说在意大利南部,人们把沙丁鱼和凤尾鱼跟当地自酿的酒一起熬煮,用黑胡椒,藏红花,糖和橄榄油来调味。

不过,“马赛鱼汤”独特之处不是用于熬煮成汤的新鲜鱼类或其他海产,而是用以调味的各色香料像是藏红花,茴香种子和橙皮等,赋予鱼汤特有的香气和颜色。普罗旺斯人更是把“马赛鱼汤”称为“魔法的元素合成体”,也有人叫它作“黄金汤”。

记得在某个晚上,去港口边上的餐馆吃马赛鱼汤。Bouillabaisse在法语里的名字其实是这道菜的烹调方法:当它煮沸后 (bouillir),把火关小慢慢炖 (baisser)。一份鱼汤的份量一般适合两人食用。一大碗鱼汤端上来的时候,另配有切成小片的烤面包,和蛋黄酱 rouille。

吃的时候先把汤里的鱼和其他配料舀出来放在盘子上。然后把蛋黄酱涂抹在面包上,把面包浸泡在鱼汤里一起吃。我当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一大碗鱼汤吃完,觉得有一种超过的饱足感。餐馆的老板看着我,一脸惊讶的表情,好像在说:你这个瘦小的女生怎么竟然拥有地中海渔民的食量!


旅行资讯

如何前往

从马赛有直达巴黎的快速火车,行程3小时。马赛到阿尔勒也有直达火车,行程45分钟。

气候

法国南部气候比较温和,即使在冬天仍然阳光充沛,普罗旺斯一带夏天里更是薰衣草观赏地。

签证和费用

马来西亚国民到法国旅游不需要签证。法国南部相对其他西欧国家地方来说旅游消费还是比较低,对于背包客来说,一天50欧元算是合理的消费预算。

刊登于《旅游玩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