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4, 2011

去看云门


因为买不到票,所以只能到现场去碰碰运气。

星期五夜晚到东方艺术中心去看林怀民和云门舞集的“流浪者之歌”。早在两个星期前打电话去问售票情况,却被告知所有三天演出的票已售空。上海这个城市在近一年,重量级的演出真的是一票难求,不像两年前,林奕华导的戏即使有张艾嘉演出还是很容易买到黄牛票。

我虽然喜欢买黄牛票(可以减价,而且不用担心临时不能出席而票就这样作废),可是有一次去看“暗恋桃花源”,因为票实在太抢手而以高于原价卖了楼上的不怎么好的座位以后,碰到有大师级的演出,都会比较小心一点,考虑有没有应该要先买票的必要。

“流浪者之歌”,880元的票一张要卖到1500元,黄牛说你不买票很快就要被卖掉了。原来想算了,我自己也不愿意付那样贵的价钱。后来遇到一个黄牛,880卖700,他说你进去验票以后才付钱也没关系,真没想到有这样的好运气。

剧院里坐在我旁边的女子问我,票是怎么买到的。没想到,我刚买的票是她开场前以500元卖给黄牛的。原来约好的朋友因为不能来,所以就退票。

还真的,有这样巧的事啊。

我看不懂现代舞,也不懂得如何去仔细欣赏舞台设计的美感。90分钟长无中场休息的“流浪者之歌”,我看不明白的场段,也许多于我看明白或者是会触动我的场段。可是像这种超越我们能理解范围的作品,不就是这样吗,也不用等你完全懂了以后,才可以去看去欣赏。作品里总有跟你相应交集的那一部分。

我反而喜欢那舞蹈音乐,是格鲁吉亚民歌,刚强,沉着,悠远的吟唱。随意听着,竟然觉得有土耳其或北非民谣的熟悉感。这个世界的边界在哪里,国土的边界在哪里。从东面到西面,从北到南,我怎么觉得每一个人都紧紧地被联系着。那条边疆的界线,在我们心里,原是不应该存在的。

剪头发

我花了两千块人民币烫了个自己也没有特别喜欢的头发。

原来只是想要剪头发。看到杂志上介绍有个香港的造型师在上海有工作室,于是到网上搜了一下,却搜到另外一个法国造型师在上海开的工作室,叫Franck Provost。 于是想说去试试看。

让发型师建议适合我的发型,他建议我把头发剪短到齐肩的位置,然后烫弯,会有自然凌乱的感觉。价格是不便宜,不过反正已经来了,那就算了,心想反正我一直都不太投资在美发美容产品上。

烫好剪好以后,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在杂志上看了很有台型,可是出门又太过了的头发。现在是,洗过了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