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1, 2011

我们都那样以为

也许是我不懂怎样去想念。我以为的执著,突然变成了可以轻易卸下的重量。你以为的记得,只是一场熟练的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