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1, 2010

土耳其



天气变冷了,灿烂却短暂的秋天很快就要结束。这一年,就快要过去了。

时间的流逝就那样地令人毫无防备。现在的我,处在五光十色的大都会上海,两年前这个季节,我还在土耳其的中南部旅行。或者可以说,我在往埃及的路上。

那时候,我正要从土耳其通过陆路去到埃及,手里却只有土耳其和埃及的寂寞星球旅游指南。地图上的路线说明我必须穿越叙利亚到达约旦,再从约旦乘船就能到达埃及的红海沿岸城市。

我没有叙利亚和约旦的资料。不愿意到书店里买旅游指南,因为贵也因为我不想扛着那么多本书。没有携带手提电脑,只能在网吧里作不完整的资料搜寻。就连到叙利亚需不需要签证,我都得要打好几通电话到大使馆才能确认。政府的官方网站说大马公民不需要签证,可是我遇见的人都跟我说不可能,为了确保入境没问题,只好再三确认。

从伊斯坦堡出发,我去了土耳其中部的Cappadocia,再向南部往叙利亚的边境走。到了Sanliurfa,再看地图,又觉得好像离伊朗很近,又想往东面走。到了伊朗,又好像可以去亚美尼亚了。

我旅行的时候就是这样,没有既定的行程,我觉得想去哪个方向,就朝哪里走。

我当时还真认真地在网上搜寻了伊朗和亚美尼亚的资料,最后还是打消了这念头,专心地大步跨向叙利亚。那段路程并不近,到达叙利亚边境之前,我在土耳其中南部的那块地方待了有差不多两个星期,从Malatya, 到Sanliurfa,再到Gaziantep、Antakya,搭乘当地的小型车、穿梭巴士,一站站地停留,再离开。

我去看了幼发拉底河 (Euphrates River),那是一个叫Halfeti的村庄,在河的东岸。大片的村庄其实已在建水坝时被搬迁。乘船经过浮在河面上的回教堂屋顶,有水鸟在栖息,头上是蓝得极致的天空,明媚的午后阳光。我爬上河那边的小山,山上有一座废弃的城堡,美丽的雕花依稀可见。

我去了Sanliurfa的老城区,在浪漫的巷弄里穿梭来去,正好是孩子们放学的时刻,欢笑吵闹声在古老的石墙间回荡飞扬。

我去了不起眼的小镇Kilis,看了那座蓝黑褐色的小回教堂,在灿烂的阳光底下,宁静美丽得令人深深赞叹。热情的村民请我到家里喝cay,吃烤馕。我跟他们一起照相,小女生递给我一张小纸条,说“这是我爸爸的email,你要跟我们联络噢”。

是边疆地带特有的氛围吧。我当时,真的好舍不得离开土耳其,离开我待了将近一个月,好不容易才习惯的熟悉感。过了土耳其边境,关卡另一边的叙利亚,予我无力的陌生感。我只有残缺的旅游资料,这样会有问题吗?


刊登于《旅游玩家》第22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