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1, 2010

下雪了吗



我把照片放进信封里,写上 -

冲旦珠收
德格巴康印经院

窗外的阳光稀稀落落地照进来,随着夏天尾声的到来,我耳边响起:“记得在十月前寄来啊。”

记忆回到去年八月在德格旅行的光景。

那是一个铁路到达不了的地方,沿途需经过许多盘山公路,乘公共汽车到最近的城市成都,也需要三天的时间吧。我当时到青海的玉树看赛马节,然后一路经石渠、马尼干戈等地,翻过雀儿山到达德格。

德格位于四川省甘孜,海拔3270米,以藏民居多。那样偏远的县城,却是中国藏区三大文化中心之一。巴康印经院即坐落于此,是全中国最大的藏传佛教印经院之一。印经院从传统的藏式建筑到经架上重重叠叠摆放的木刻印经版及精美的壁画、雕塑等,都是珍贵的文物。而且,印经用的纸、墨、印经版都是手工制造的。

我在印经院里上下楼梯、来回院落大厅不知多少次了,仍然不肯离去,总觉得这地方有许多看不完的东西。比如说被阳光安静照着经架上的经版那美丽的纹路、院里印经的藏族小伙子们有力而有秩序的节奏、正待晒干刚印好的一页页经书纸的粗糙的美感、人们上下木制楼梯好听的踏步声。

那种简单生活里显现出来的厚度,真是好看。

靠近大门的地方,冲旦珠跟他哥哥正在帮忙洗刷印经版。我举起相机,跟他们拍照。冲旦珠招呼我走过去,我便坐下来跟他们聊聊。聊的话题总离不开他们问我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到这里来旅行、喜欢德格吗之类的问题。或者是我问他还在上学吗、几岁了、有几个兄弟姐妹等等。

他突然说,你相机那么好,能不能帮我们多照几张相片。

然后他就开始摆出很酷的甫士,又把他哥哥拉过来一起拍。他酷酷的样子里藏不住淡淡的稚气,就连装酷时嘴角还会微微牵动着腼腆的笑容。

“能不能把照片寄给我们?”他问我。

当然可以,我回答,然后跟他要了地址。就寄到印经院吧,他说,你寄来这里我就能收到了。

“不过记得在十月前寄来。十月开始下雪,印经院关门,我们也放假,到时就收不到了。”

嗯,我说好。

旅行结束以后回到城市,总被许多重要与不重要的事牵绊着,照片的事也觉得可以晚一些再处理。在许多个忙碌与虚度的瞬间,时光不经意流逝,才惊觉夏天就要结束。高原上的雪,就要开始下了。

我急急到照相馆冲洗承诺要寄出去的照片,希望冲旦珠会收到。

我在旅行时很喜欢跟当地人聊天。人与人的沟通,未必一定要依靠语言。简单的字句、适量的身体语言、诚恳的微笑,很多东西是不言而喻的。

在冷漠的都市里,我会想念他们。想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天气冷不冷,下雪了吗?


刊登于《旅游玩家》第19期

2 comments:

tcp said...

喜歡這篇。

kahyeim said...

你改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