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2, 2010

過完年

上星期六原來和朋友要到世紀公園去看梅花展,沒想到到那里的時候已經要關門了,我們沒能進去。不過當天的天氣陰沉沉的,大概也不是看梅花的好天氣吧。可梅花是要在陽光底下欣賞的嗎?我夢想中最美麗的,應是踏雪尋梅的場景吧,梅花在皓皓白雪中孤傲地綻放,暗示春天的到來。

新年就這樣過去了,在期待、喧鬧、匆忙、喜悅、沉靜里過去。所有的人得重新回到原來的崗位上,如常地過日子。節慶究竟是讓人復蘇元氣,還是讓人透支力氣呢。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喜歡過節的喜氣。甚至在旅行的時候,也總會專門赴某個節慶而去,去熱鬧的人群里歡呼喧嘩。

今年從馬六甲過完年回到上海以后特別想家。大概,是想念家人團聚的溫馨吧,還有家里的好天氣,燦燦的陽光,不像上海總是一天到晚陰雨天,讓人提不起勁。回上海的前一天,拿了相機到雞場街一帶拍照,早上8點多鐘,一天里的開始。原來是要拍年景布置的紅燈籠,后來卻還是拍腳踏車、鐵門、光影。一樣的幾條街,每一次去都會發現新的東西。

有時候,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城市里待久了,會想念小地方的慵懶、愜意。在小鎮待膩了,卻想回到人潮擁擠的都市里頭。我大概是無法走出這種矛盾的個性吧。又或者,矛盾這東西,本來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2 comments:

LeeWen said...

我也一样。不是矛盾吧。是流动的生活方式。就好像自然界如时间,空气,水一样

kahyeim said...

反正,這種想法,在每個年紀,本質都會不一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