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寂靜的早晨




一天的開始要趕在陽光正好的時候。

2007 攝于斯洛伐克,Levoča

冬至。北風的季節開始了嗎?

年少的時候曾經寫過,最喜歡的節日是冬至。

因為隨著冬至的到來,我們可以開始期盼過年。過年最美好的事,其實是等待過年的那段心情。

赤道小國,沒有春夏秋冬,那時候總想象著冬至會把北風帶來,那是一季節的惆悵,也是一年忙碌以后的沉淀與回顧;像是北風吹起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擁有一個跟夏天不一樣的季節,縱容些許不實際的浪漫與哀愁。

冬至要搓湯圓。小時候,冬至的前一天晚上,我們總會待在廚房里,等媽媽準備好糯米粉團,就可以動手搓湯圓了。那時候凡事都很簡單,連湯圓也只搓紅顏色和白顏色兩種,大粒的白色代表一歲,小粒的紅色代表十歲,可我們總愛吃紅色的,因為顏色看起來特別誘人。湯汁是用椰糖和姜煮成的濃稠糖水,吃了簡直是甜上心頭。后來發現,這種吃法好像是在馬六甲才有的。

十二月的北風,也許,是紀念過去一年的時光。學校里學期的結束,總有一些難免的離別與變動。比如說,一些朋友轉校了,又或者,被分到另一個班級。

可也許,也是未來新的一年的起跑點。新的學期開始,穿上新的制服,搬到新的教室。有新的老師和課本,班上熟悉的舊臉孔里夾雜著新的相識。早晨的陽光照進課室里,翻開第一頁書仍然有新書油墨的味道,心里填滿了志氣與夢想。

冬至,實在是不平凡的節日。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庭院里的陽光


你是誰?為什么來拍我們?

2007攝于土耳其 Şanlıurfa

Sunday, December 13, 2009

記憶里的冬天


我總是記得那一年,我第一個遇見的冬天,第一次看見真正的雪。仿佛,那是神奇的一個季節,賦予我我一個人旅行的勇氣。

那一個寒假,從來不曾一個人出游的我,搭上從翡冷翠開往博洛尼亞(Bologna)的列車。在博洛尼亞的兩天,都一直在下雨,我沒有在冬天里旅行過的經驗,在雨中撐著傘直哆嗦,穿過教堂邊上的石板路。我后來對博洛尼亞的印象,就只有下雨天,也許,真的有點不太公平。那時候,是一個窮學生,天氣這么冷,走得累了,也不舍得到咖啡館里坐著取暖,只能到教堂里尋找一個休息的空間。我總是記得那寬大的教堂,一室的陰冷,卻有種寧靜安穩的力量,給人帶來溫暖。

從博洛尼亞繼續北上,來到威尼斯。冬天殘余的陽光,雖然稀少,卻很珍貴。我在狹小的巷子里沒有目的地地穿梭,喜歡那種迷路的感覺。來到圣馬可廣場,正是夕陽西下的時刻,水光粼粼,遠處的教堂圓頂燦燦生輝。那光景,有一種永恒的意味。

買了從威尼斯到維也納的打折來回火車票,是夜班車,將近半夜才出發。我在河邊來回踱步消磨時光,吃著巧克力攝取抵抗寒冷的熱量。那種預算稀少的旅行,至今想起來,覺得是靠許多志氣、一直相信的想望和堅持的浪漫去熬過的。在火車站里等候列車的來臨,那種冷讓人覺得度日如年啊。

從威尼斯開往維也納的火車里,我跟一個從Riomaggiore來的意大利中年男子同一個車廂。幾乎一整個晚上他都在跟我講話,說他在Riomaggiore有一個葡萄園,老婆和孩子都在維也納,不愿意跟他一起住在意大利西岸的臨海小鎮,所以他每個月都要到維也納去。

我只學了三個月的意大利語,竟然能夠用來跟人家溝通,那是另一個神奇。可中年意大利男子人非常好,到了維也納,還請我吃早餐,教我怎么買電車票,還把手機號碼留給我,說要是遇到什么問題,可以打電話找他。

他跟我揮手說再見,說要去找他老婆和孩子了。我不住說謝謝,感激在寒冷的城市,有許多熱情的真心的人們在用力地活著。

Sunday, December 06, 2009

也許哪一天

y:

我常常在試著回憶起那段日子的時候,你總會從記憶里的某個角落冒出來。

朋友說我到現在仍然單身是因為我對浪漫完美的愛情依然向往。我說,我早就對現實妥協了,我早就不再期待一個像你一樣的男生會出現在我生命里。

我說,我奢望浪漫的愛情,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在那個懵懂的年紀,覺得愛一個人可以不要求回報,覺得愛人比被愛來得幸福。

即使只能從遠處看著你,覺得那也就夠了。因為那樣的距離,讓我可以靜靜地秘密地欣賞你風一樣的氣質。而我是那樣的不起眼,你從來不會在人群里發現我隱藏好的情緒。

因為無法說出來,我把那份仰慕都好好地記錄起來。當時也許還想過,也許哪一天,當我們,或我自己,都已經不再在乎的時候,把我記錄過的通通裝進信封里密封好,寄給你。

然后你會知道,在很多年以前,有一個人,曾經那樣深刻地注意過你。

你到底會怎么想呢?

也許你會因此而覺得快樂一些,有一點幸福、唏噓。

可也許你會覺得太過無聊,很幼稚,沒有一點重量。

會不會,哪一天,我們會在成長的那個城市里再度遇見。在熙來攘往的街角,最后一抹暮色里,檫身而過。

我轉身,看見你也回過頭來。我們遠遠地相望,雖然是陌生人,卻感覺似曾相識過。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

有的沒有的事

 
買了這個落地燈,優惠價人民幣69元 

昨天去了宜家。原來只要買一個碗架,和一個榨橙汁用的工具,沒想到卻買了一個裝飾落地燈、床單、還有鏡子。

買落地燈是因為天開始冷了,覺得在家里開多幾盞溫暖的燈會感覺暖和一點,也許可以省下一整天開暖氣的電費。

買床單是因為覺得現在那條容易皺,而且面料不是太好,很薄,蓋起來沒有厚實保暖的感覺,所以買了一條深藍色格子的,兩面不同的設計。

買鏡子是因為家里連一面全身鏡也沒有。

其實,最近好像變得居家起來。從出水痘那時候開始,因為吃素,就經常自己在家做飯,早上還要準備便當帶去公司作午餐。和我妹還在聊“午餐如果要帶便當應該做什么比較好”,還有討論三明治的做法。

也許因為動作比較慢,我早上準備午餐好像都要用很長的時間,有時候還要榨果汁,泡麥片。最近準備的三明治,喜歡用pesto、feta乳酪和番茄。網上買的新鮮全麥面包直接送來家里,是我近幾個月來最興奮的發現。

我自己覺得對面包的要求很高,而且我很愛吃面包。上海到處是過于花俏的日本臺灣式面包店,“宜芝多”的全麥面包還要加糖!老實的面包還真是不容易找到。我還在那網站上買過ciabatta和巧克力croissant,現在倒是每個周末都很期待送到家的面包。

Loving fresh bre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