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8, 2009

玉蘭花開


天氣轉暖,玉蘭花開了;冬日也快結束了。

這是我在上海度過的第二個冬天,想一想,對時間如此飛快地流逝感覺有點不自在。這幾年總感覺自己一直在各個地方遊走來去。上海淮海路809弄這個一室戶的房子竟是這幾年來住得最久的所在。前幾天買了幾個盆栽,其中有盆文竹,隔壁的上海老鄰居孫老先生說你這盆東西可千萬別澆太多水。孫老先生說普通話的時候總要摻著上海話,我必得聽得很仔細才行。孫老太太只會說上海話,常常因為我不太能明白她說什麼而感覺不好意思。兩老不卑不亢,在上海這個人情味淡薄的都城,讓人覺得溫暖。

上海握筆桿的人都喜歡寫上海的老事物-像上海的弄堂、舊時法租界植滿梧桐的馬路、石庫門老房子、城隍廟的小吃、衡山路思南路的老洋房;上海人都要對那回不去的二三十年代緬懷不已,即使他根本未曾經歷過。上海人總認為自己是全國裏最優秀的,看不起從鄉下或農村裏來的人。上海人小氣,說話一定要比別人大聲,不能吃虧,連一丁點便宜也不能讓別人占去。在百貨商場裏遇見穿戴美麗的小姐和售貨員用上海話大聲吵嚷幾乎是很正常的事。

去年春天,在思南路南昌路拍了些照片。記得在黃昏時分拐進一個弄堂,空蕩蕩的,只見一個婦女坐在屋外的小凳子上剝著什麼的殼。我瞥了一瞥,放輕腳步走出弄堂,不知怎地有種偷窺的感覺。

25/3/2006

(以前在上海寫過的一篇文章,貼在舊的部落格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