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2, 2009

未央歌

我剛才在煮飯的時候突然意識到,我現在還在關注流行歌曲。

我在大學的時候以為自己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不是聽流行歌曲的年紀。

到現在還在聽。也許沒有像念中學時候那樣每天都在跟龍虎榜,看偶像雜志,不過仍然在聽。也許是選擇性的聽吧,而且去卡拉ok還會點唱新歌。昨天原來想點林宥嘉的“說謊”,可是那家店沒有這首歌。我還會唱盧廣仲的“好想要揮霍”、蔡依林的“妥協”、還有梁靜茹的許多巴辣情歌。

可我也會點齊秦的“花祭”、曾慶瑜的“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那個時代的歌。上星期跟去唱卡拉ok(好像每個星期都去),朋友竟然點了黃舒駿的“未央歌”,我也跟著一起唱,唱出許多回憶。“经过这几年的岁月,我几乎忘了曾有这样甜美,突然听说小童在台湾的消息,我想起从前的一切。”原來聲音和記憶的相連是如此密切。當初還因為這首歌而去看了鹿橋的《未央歌》。

很驚訝為何年少的時候總有那么多時間去做那么多事,看那么多書,聽那么多歌。現在究竟把時間都荒廢在哪里。

擦身而過的風景


我最近很喜歡一個部落格,叫 The Sartorialist,作者是 Scott Schuman,一個被喻為“時裝界最具影響力的人--非設計師、非模特、非受過專業訓練的攝影師”。我是在東京旅行的時候,在丸之內某家書店看到這本與部落格同名的書,收集作者這幾年來貼在部落格上的攝影作品及評論。沒記錯的話書里有介紹Scott是個自學的攝影師,原來在一家時裝工作室任職,后來離開了到各個城市捕捉街頭時尚、各大殿堂級品牌的時尚秀。

他的被攝影對象一般是不知名的路人,他以獨到的眼光尋找帶有流行風尚且獨特個人風格的穿著,在廣場前、十字路口紅綠燈、愜意的巷弄,從米蘭到巴黎,從紐約到倫敦,都是一幅幅精彩的都市映像。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09

莫干山路

 
去年冬天,剛買了相機,決定到莫干山路試拍。因為M50的原故,聽過莫干山路的人很多,但到過的人也許很少。M50是莫干山路上的一家由舊工廠和倉庫改造而成的藝術園區,就是現在上海和北京都很流行的soho或loft概念的工作室studio。

陽光很好,可其實很冷,十二月,早已不是暖和的季節。從我家走出去沿著蘇州河,過了昌化路橋,再拐個彎,就是莫干山路了。途中要經過賣臍橙的大姐、修煤氣水電工皆可以的大叔、等著拆遷的平房,房子外面懸掛著寫著“黨啊,黨啊,你在哪里”的白色布條;要經過垃圾箱、公共廁所、狹窄的弄堂、在路上拍寫真的美眉。

走到路的盡頭就是M50。網站介紹說“上海春明粗纺厂位于苏州河南岸半岛地带的莫干山路50号。。。拥有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工业建筑41000平方米。原为近代徽商代表人物之一周氏的家庭企业一信和纱厂。解放后更名为信和棉纺厂、上海第十二毛纺织厂、上海春明粗纺厂。。。”。

借一個空間來呼吸藝術的空氣。


上海M50创意园
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十月東京 行程

10/11     表參道、淺草寺
10/12     澀谷、明治神宮、代代木公園、代代木競技場、東京新都廳
10/13     淺草寺、銀座、六本木、東京鐵塔
10/14     下北澤
10/15     箱根
10/16     筑地市場、東京國際會議中心、丸之內、東京火車站、二重橋
10/17     日光
10/18     原宿、丸之內Oazo、新都廳、隨便亂走
10/19     湘南海岸、鐮倉
10/20     筑地市場、隨便亂走

旅行中其中一件最快樂的事,不就是隨便亂走么。

入夜后的燈火璀璨:新視角 New Heights


        Photo from Cityweekend

朋友如果說要看夜景,我一般會選擇新視角 New Heights。位于外灘3號7樓,餐廳有一個寬闊的陽臺,在外灘修路工程還未開始的時候,從陽臺望下去,一大片的外灘古典建筑風景,萬國博覽建筑群;而對面是一座又一座的摩天大樓構成上海美麗的天際線。

入夜后的璀璨燈火令人仿佛跌入兩個對比的時空里。

不過,我一般是晚飯以后再過來喝飲料。新視角的食物不怎么樣,就那個價格來說,上海有其他更多更好的選擇。

新視角 New Heights
中山东一路3号楼7楼
近广东路,地铁2号线南京东路站
http://www.threeonthebund.com/

Sunday, November 08, 2009

玉蘭花開


天氣轉暖,玉蘭花開了;冬日也快結束了。

這是我在上海度過的第二個冬天,想一想,對時間如此飛快地流逝感覺有點不自在。這幾年總感覺自己一直在各個地方遊走來去。上海淮海路809弄這個一室戶的房子竟是這幾年來住得最久的所在。前幾天買了幾個盆栽,其中有盆文竹,隔壁的上海老鄰居孫老先生說你這盆東西可千萬別澆太多水。孫老先生說普通話的時候總要摻著上海話,我必得聽得很仔細才行。孫老太太只會說上海話,常常因為我不太能明白她說什麼而感覺不好意思。兩老不卑不亢,在上海這個人情味淡薄的都城,讓人覺得溫暖。

上海握筆桿的人都喜歡寫上海的老事物-像上海的弄堂、舊時法租界植滿梧桐的馬路、石庫門老房子、城隍廟的小吃、衡山路思南路的老洋房;上海人都要對那回不去的二三十年代緬懷不已,即使他根本未曾經歷過。上海人總認為自己是全國裏最優秀的,看不起從鄉下或農村裏來的人。上海人小氣,說話一定要比別人大聲,不能吃虧,連一丁點便宜也不能讓別人占去。在百貨商場裏遇見穿戴美麗的小姐和售貨員用上海話大聲吵嚷幾乎是很正常的事。

去年春天,在思南路南昌路拍了些照片。記得在黃昏時分拐進一個弄堂,空蕩蕩的,只見一個婦女坐在屋外的小凳子上剝著什麼的殼。我瞥了一瞥,放輕腳步走出弄堂,不知怎地有種偷窺的感覺。

25/3/2006

(以前在上海寫過的一篇文章,貼在舊的部落格里。)

上海寫實館



日本的旅行資料多得令人眼花繚亂,連旅游冊子也是用心策劃設計過的,美麗的照片和插圖,精簡的文字,我還禁不住帶回來收藏。

在東京街頭走著的時候,我一直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寫一個介紹上海的系列,一個不一樣的上海。因為亞航廉價的吉隆坡-杭州航線,現在來上海玩的人越來越多了,常常都會有朋友問,上海哪里好玩?

而我的答案總是:上海不好玩。

哈,難道上海真的不好玩嗎。其實,我回答這種問題,一般都要看對象來回答。很多人過來上海和杭州周邊旅行,可能預定的旅程只有一個多星期,可是要把行程填得滿滿的,上海、杭州、蘇州、周莊、南京皆不可缺。

把行程安排得那么倉促的人,對上海的什么會有興趣呢。第一次來上海,會覺得什么地方好看呢?

城隍廟,沒有馬六甲的青云亭古樸。豫園,沒有蘇州的拙政園秀氣。南京路步行街,沒有深圳的種類多價廉物美。東方明珠塔看起來只像一個過時的玩具。外灘在被修理,為了迎接2010年的世博會。

都說了上海不好玩。要玩,去北京。

上海的美麗,隱藏在她復雜而多變的整個大環境里。從熙來攘往的淮海路拐個彎,是寧靜的法租界,你可以經過一個又一個老弄堂,偷窺上海人真實的生活。又或者,在擁擠的地鐵站里,逮住許多個外來的臉孔,那滿懷期待卻又憂心戚戚的神情。在散布在城市的許多個街心公園里,看上海人如何在有限的綠地里悠然活動,吹風曬太陽。

我想要介紹這樣的上海。

系列暫命名為上海寫實館,暫時想不到比較好聽的名字。什么時候想到了,再換一個吧。

Saturday, November 07, 2009

想要出去曬太陽

奇怪的是,我爸和我媽從小都沒有教導我要非常獨立。禮貌、整潔、尊重等美德是從小就一直在灌輸的,有沒有學會倒是另一回事。可是獨立,我從來不記得爸或媽有說過“你長大后一定要成為一個獨立的女生”。

我覺得我很獨立。我自己覺得。我生水痘,不能出門,我可以在家里工作,從網上采購有機水果蔬菜橄欖油,直接配送到你家門口,自己榨果汁,自己做飯,自己照顧自己。有很多家人朋友在關心,讓人感覺非常溫暖。朋友總要說“好慘噢,一個人住,又沒有人照顧你”,我反而覺得沒有這樣慘。

只是,一直在家里待著我會覺得很悶,想近距離看到人,想說話,想出去曬太陽。

出發


每一次出發以前都以為會從旅行中得到答案。

Friday, November 06, 2009

再說超級星光大道

我上次寫張智成那篇,竟然被放到Facebook上像是張智成歌迷俱樂部的網站。星光大道第一季的回憶又回來了,楊宗緯、林宥嘉、蕭敬騰、陶子啊,好像第一季結束以后,接下來的比賽就沒有那么精彩了,即使是第二季,賴銘偉星味不足,梁文音少了可以直接感動人的那種元素。

昨天在中廣音樂聽到蕭敬騰要出新專輯了,重唱“新不了情”,宣傳廣告播了一些聲音片段。我很納悶,蕭敬騰在PK賽的時候不是輸給了楊宗緯嗎,為什么還要在專輯里選唱這首歌。當時蕭敬騰以黑蜘蛛的架勢指名PK楊宗緯,選唱了這首萬芳原唱的“新不了情”,全場震驚,評審之一黃韻玲還說聽到這樣的聲音會令人陶醉,“想要嫁給他”。而楊宗緯當時用以迎戰的歌曲原來是庾澄慶的“愛到底”,后來在陶子慫恿之下、全場觀眾歡呼鼓勵之下決定以同一首“新不了情”迎戰。

最后楊宗緯贏了。贏得太精彩。

不是說蕭敬騰唱得不好。只是我想,楊宗緯當時唱“新不了情”的那種氛圍和情緒還有那種現場的感動,是蕭敬騰怎么也無法超越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