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話說當年


老同學來訪,住在我家里。S跟我在大學里,根本就沒聊過幾句話。那天晚上,我們竟然一直談到半夜2點多鐘,我隔天還要上班,卻好像有聊不完的話題。

有些人,你明明跟他交情很深厚,見了面卻不一定可以聊得很起勁。有些人也許跟你只是泛泛之交,一碰面卻總能促膝長談。

我和S不算是很要好的朋友,念大學的時候,她是系上高人氣的學生,幾個主席名銜,喜歡站出來講話;我卻是在課堂上打盹的那種,抄功課,上完課后走人,能有多低調就有多低調。我們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圈子,在學院里見了面也只會客套地說嗨。

而這些年過去了。我們都沒有怎么保持聯系。只是去年我在馬六甲待著的時候,她到南部公干回吉隆坡時路過馬六甲,我們幾個朋友出來碰個面,才互相交換了近況。

那天晚上聊的,也不過是這幾年來我們的生活。她自己創業,開了家咨詢公司,并在創業講座這一行里算是小有名氣;她去上過心里輔導課程,曾經(也許仍然是在)當過心理咨詢熱線自愿者,跟我分享如何跨越“自我矮化”的障礙;她談起她老公,談起她對感情那種知足與感激的心態;談起她創業的艱難,她在事業上的摸索。

我說了自己的旅行(來來去去還是要說這個);在陌生城市里如何調整自己;工作上的順利與不順利;抱怨感情上沒有著落;談起我們共同的朋友,我們大學時代的是非。

隔天我們約了另一個也在上海生活的舊同學吃飯,飯后我帶S到Mesa。初秋的夜晚十分涼快,Mesa的露臺幾乎擠滿了衣著光鮮的外國人,像是有什么活動在進行著,幸好我們還是找到了位子。

聊起念大學。我問她,如果沒有任何包袱、眼光和壓力,她會不會仍然選擇念會計系,還是會去念其他的。她說她也許會選擇念語言,因為那是了解一個國家與文化的最好方法,她覺得自己喜歡接觸人群,而現在卻缺少理解他國文化的能力。我說,我也許,會去念大眾傳播,因為我最想當一個媒體人,我喜歡那種影響力。

她說現實中經常總是事與愿違。我們嘆息。我說也許當初念會計是最好的選擇,我們有好的工作,也仍然保有業余的熱情,去經營我們沒能完成的志愿。

在沁涼的風里我們碰著啤酒瓶。夜深,周邊的衣香鬢影逐漸散去。這些年真的過去了,我們呢,究竟是變得世故了,還是心甘情愿地妥協了。


上海

13 comments:

Alliz said...

当年的愿望。。。
小学想当老师,中学想当工程师,大学念着会计的时候想当记者,工作以后有段时间想到National Geographic或NGO工作。现在吗?还在努力学习活在当下。

Justine 林诗琬 said...

我觉得有个稳当的职业,同时保持业余的热情也很不错,像你现在就做得很好啊!

我毕竟选了业余当未来的职业,所以当别人所给的“你很勇敢”的眼神与光环退去后,留给自己的只有怅然。

可能十年后的我会对现在的选择感到庆幸,当下的我还是很迷惘~

tcp said...

我想我已經漸漸不去在意所謂的選擇了。只是一路走來,一路走下去。:-)

kahyeim said...

小学想当科学家,不过有时候想当考古学家;中学想当DJ,有时候会想当会计师(不过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的);大学很茫然,好像没有想要当什么;开始工作以后嘛,想当摄影师、导演、媒体人、专职旅行者,哈哈哈反正想不务正业就是了

kahyeim said...

其实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如果分心,是很难两样事情都做得很好的。我在学习懂得知足。。。

林同学: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要老给自己压力。一个人活得精彩与否,是用什么去决定呢?

kahyeim said...

tcp已经达到超然的境界了啊,哈哈哈。其实,我们都是幸福的,我们不是比很多人过得好吗

tcp said...

有時是冷漠:P

昨天去看東邪西毒終極版。

張學友問張國榮:"不曉得這座沙漠的後面是甚麼?" 張國榮說:"不就又是另一個沙漠囉。"

歐陽峰說:"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階段,看見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去山後面,你會發覺沒有什麼特別,回頭看會覺得這邊更好。"

呵呵。

Mesa在哪裡?

Justine 林诗琬 said...

其实我是胸无大志型,很难想象,不过小时候的我真的是无甚大志呵呵~

小学想去流浪;中学想去深山隐居;stpm 想当记者;大学一年级想当心理医生,大学二年级不想当记者、不想当心理医生;大学三年级,呃不知道怎么混过去的;大学四年级,毕业后有份工作就不错了!哈哈~

知足、快乐就好,是吧?;)我这种人要快乐,是需要努力的!哈哈!!

kahyeim said...

哈哈哈,王家卫很聪明,他比周星驰更无厘头,呵呵。为大明星去捧场(这处电影)的观众大概会有以下take away points:

(1)无聊,听不懂
(2)既然是这样,最明智的决定就是不需要费尽力气去翻越那座山
(3)没有翻过山去看另一边怎么会知道这边比较好
(4)不是每个人看见山都像知道那后面是什么
(5)有些人还想知道山下面是什么,所以把山铲平

Mesa是巨鹿路上的一家pub,没有带你们去

kahyeim said...

很多人以为胸无大志型比较容易快乐,而原来现实不是这样,因为胸无大志型喜欢抱怨,自己明明胸无大志,还要跟人家比较,比较完了又要抱怨。

所以林同学,你不是胸无大志型。胸无大志的人还会到北大去交换吗?很多马来西亚人毕业前都会很茫然,因为我们抗拒那种考大学--找赚钱的工作--赚钱--买车--买楼的模式,我们一直都在实现别人对我们的期盼,而何曾对自己真正好过。没有人叫我们如何去热爱生活、去发掘自己的特质、去把握自己的人生。

你不要急。第一份工作只是一个开始,你也许要犯了一些错误才会懂。圣人也不会一开始就懂。

Chree Yee said...

家音,
我老早把工作和志愿分成两回事看待。友情的厚度与话题的宽度,好像也是两回事呢。

TCP,
東邪西毒終極版可好?我喜欢这部戏所以暂时不看终极版,但还是会想到底改成怎样呢?

kahyeim said...

嗯,工作和志愿这回事我也早已make peace with 了,哈。友情的厚度与话题的宽度是两回事 。。。 我觉得这个说得好,我从来没意识到。不怪得,我讲很多话,好朋友却很少。哈哈。

tcp said...

Chree Yee:

差不遠哦,但終極版比較簡潔的樣子。

這部片看了不下3次,是好看的,但總是覺得一般...呵呵不是不喜歡,只是好像漏掉甚麼或多出甚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