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冬天沒有人去普羅旺斯

10 comments:

tcp said...

話說法國人長壽是因為飯後喝紅酒的習慣。他們竟不明白,住在這種地方你根本不想太年輕就死去。

kahyeim said...

阿信的書里有寫道:“空間”,不只能夠改變一個人,而是能夠改變一群人,一整個世代的人,一整個國家的人。

你說可不可能?

tcp said...

我想我大概是認為甚麼事都有可能的人,哈哈。

幾個月前認識一個愛爾蘭建築師,他告訴我時空是並存的。所以空間跟時間一樣能夠改變一切吧。

kahyeim said...

時間和空間是并存的。。。我喜歡這句話。

tcp said...

我也喜歡。遲些貼他的訪談上來。

所以他說,建築學包含了四個維度(宽度、長度、高度、時間),建築師不能只考慮立體空間而忽略了時間。

kahyeim said...

时间。。。嗯。你这样说,我又想起Siena了。Siena整个城市的构造不就是体现了空间和时间的并存么?还有,那流淌在里面的生活是否也是重要元素之一?

tcp said...

嗯,所謂的時間就是考慮到我們會在裡面生活和成長,包括靈性的成長。下次若再見面也許會問他對文藝復興時代建築和現代、後現代建築的時空觀點。

kahyeim said...

现代的,我喜欢柏林和巴塞罗那

Chree Yee said...

我!我想去看普羅旺斯,好像是什么季节都没关系了。

kahyeim said...

应该是,在什么季节都会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