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8, 2009

左義長祭

y:

你是知道的,我旅行的方式。我偏爱在热闹的旅程里硬生生夹入冷门的站点,我喜欢拐弯,我不爱走笔直大道。

我第一次去日本,竟是选择了去京都而不是东京。其实这也不是刻意要跟别人不一样,恰好我在计划行程的时候飞往大阪的机票比较便宜,才做了这样的决定。后来飞东京的机票竟然降价了,不过我既然已“作好去京都的情绪上的准备”,也就不更改行程了。

哈y,好玩的是,我到旅游柜台询问到近江八幡的资料,柜台小姐们都没有那种现成的,都要上网帮我搜才能查得到。我心里说,嘿,就是那地方了。

义子说那地方她也没听过,说要跟我一起去。左义长祭,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奇怪我怎么连这种节日都能知晓。我说你们日本宣传旅游的网页上就有啊。而且,我是一看到那地方的名字 - - 近江八幡,就特别有好感了。

左义长祭的重点是山车(花车)游行,有趣的是山车都是用木条和食材装饰成的,像海苔、玉米、大蒜等等。近江八幡镇被划分成不同的好几个区域,每个区域被称为“町”,像池田町、鱼屋町等,每个町各派出一个山车队伍参与游行,游行开始之前在各自的联络所集合。义子捧着介绍资料,用心地揣摩每一辆山车隶属的区域。我们于是在街巷里穿梭来去,寻找山车的踪影。

阳光很好,那种予人满满的力量的光亮度。路两边的房子看起来沉稳而安静,前面的马路偶有汽车经过,扬起一阵尘埃。然后才想起我们是在小镇里,小镇的生活节奏也许是那种我们无法熟悉的沉缓,仿佛哪扇格构门突然被打开的时候,会有欧巴桑探头出来张望。

y,在那样的氛围里,很多你以为已经消失的记忆又会重返而来,你会有一种乘上时光机的错觉呢。

山车游行大概在4点多钟开始。我们循着热闹的吆喝一路追着去。游行的终点是在镇上神社前的空地,山车和山车之间的争斗要开始了。碰撞、推挤、扛着山车的男子们要使尽全力,把对方的山车弄倒、弄坏!弄得体无完肤!

而左义长祭的最高潮其实是在晚上点燃山车的时段,一辆辆费了好多时间和心思装饰成的山车最后要被点火,被燃烧成灰烬。火点起来的时候,火花劈啪劈啪地响,因为烧的是粮食,空气里弥漫着香甜的味道,在熊熊的火光里,人们大声欢呼,像是漫长的冬天已经过去了,崭新的一年又要起始,春天近在眉梢。

庆典结束以后,我们也就该回去了。夜晚的气温下降,还没吃晚饭的我们站在路边等候巴士,又饿又冷一直在哆嗦。好不容易车子来了,把我们载到火车站。火车开到京都,已是大约9点多钟。走在冷冷的风里,我和义子都不约而同地想要吃热腾腾的汤面。结果后来到一家离火车站不远的小店吃乌东面,我们贪婪地捧起那碗大声地喝着汤,觉得吃饱的快乐原来如此幸福。

8 comments:

Alliz said...

好想念日本。我比较难忘的地点是真鹤。那里没什么特别,就一个靠海的小镇,一对平凡的老公公老太太,茂盛的樱花树,冷冷的空气及满天的星星。就只是这些,便令我怀念至今。

tcp said...

新版頭照片顏色有點詭異,是edit過的嗎?

地上的影子好看。

kahyeim said...

刚查了一下,真鹤位于神奈川县,是在从东京通往箱根的路上吗?我10月份可能会去东京,只不过已不是樱花时节,若能看到秋天的红叶,想必是很幸运了吧。

kahyeim said...

唉tcp,你知道我是电脑白痴啦。是edit过的,实验一下嘛,虽然edit得不好,又不懂得调大小尺寸,不过总得要先实验一下。

tcp said...

你那時候有沒有去大阪和奈良?

kahyeim said...

大阪只是stop over,沒有出去逛。有去奈良,是特地去看一個節日叫取水節,很好聽吧。晚上在東大寺那邊的二月堂,僧人舉著火把繞著殿堂的長廊跑,再把火花散播到四周,據說是可以散播好運氣。

Alliz said...

其实在箱根看富士山不错,只是那里太旅游区了点,你未必喜欢。我春天去的时候便在幻想那里的秋天会有多美丽。你过去看了的话可要告诉我。

kahyeim said...

Alliz:其实我也觉得箱根也许会很商业化。除了那里你还有没有其他好推荐的?我想要徒步、泡温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