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5, 2009

距离的美味

我总是要在跟一样事物产生了距离以后,才能把那印象写下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抽离吧。如果我觉得自己仍然在那里面,无论我怎么努力地写,只会造成破坏性的记忆扭曲。

我对京都是没有期望的。也许,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对旅行有所期望了。因为,每一个旅行日都像是平常过的日子一样,自在是必需的,并且要用心经营。旅行跟平时过日子比起来,实在是没有要去特别对待的必要。

所以因为没有期望,我对京都,反而有一种独特的感受。离开的那天,我背着行李走在那条从旅馆通往火车站的路,阳光很好,途中经过咖啡馆,民居,杂货店,药房,餐厅,便利店,一个十分钟,就能走到火车站了。

京都的某些角落予我,有一种不能言喻的熟悉感。瘦小的巷子,两旁小小的楼房,日光打在楼上半掩的窗户上,偶尔有人探头,想窥探楼下路上发生什么事了。我想,是那种慵懒的线条吗?还是那些隐藏着的不张扬的美好?

不过,京都不熟悉的角落,依然是京都。我在那里的早餐,一般是罗森买的海苔饭团,不知怎的,就觉得那东西味道特别好。火车站楼上的“拉面小路”,虽然有点造作,不过却是很方便,集日本各地特色的拉面于一家。我特别喜欢那家用细面的,里面加半个半生熟鸡蛋,还有豚肉,平凡的好味道。有点遗憾的是,有道菜,是往热腾腾的熟米饭里打一个生鸡蛋,再加点酱油,搅拌,看起来真的是很好吃的样子,我却错过了尝试的机会。

祗园的附近,有一个两个老妇人经营的档口,卖的是小点心比如说烤团子,赤豆饭,红豆馅的团子等。烤过的米团,沾上味增酱,在初春的天气里还冒着烟,不知吃的是味道还是气氛。

14 comments:

Chree Yee said...

对于距离我是病态的。总觉得它像一个双重性格的人,既抽象又具体,看得到的和意识上的并不成正比。有时明明只隔着一张桌子,但却有三千公里的距离。有时隔着老远,却无比接近。病态...

Justine 林诗琬 said...

感觉好好吃哦~哈哈!

拥有如此“日常”的旅行回忆,应该很感动吧?^_^

kahyeim said...

琪藝:看得到的和意识上的并不成正比。。。對啊對啊。人為什么要這么復雜啊。

kahyeim said...

林同學:真的是很好吃,誰說在日本一定要花很多錢?人家也有路邊攤嘛。

是的我又發揮“小地方”人的特性,喜歡什么“日常"、“家常”、“尋常”的事情,崇尚簡單。

tcp said...

Track#5

^_^

kahyeim said...

什么来的啊tcp??

tcp said...

I mean... 《太陽》 Track #5 距離

去買了,哈!
不知為甚麼比別的CD貴10塊:<

喜歡最後一首:D

kahyeim said...

噢我那天去karaok也唱了“距离”。你多给的10快,大概是弥补她没有像别人一样去唱秀可以赚的钱,因为她要比别人花更多时间在做音乐,所以你要多给10快来支持。(我bullshit,哈。)

最后一首是“另一首歌让你带回去"吗?

我最近在听万芳。你去听“铁罐咖啡”和“迷惑森林”。

tcp said...

不是吧,聽聞陳同學最近也跑很多秀...

嗯,一首歌讓你帶回去
不知道是誰編的
如果說是虎爺,似乎沒有平時過度的陽剛壯氣
:P

狂戀給李雨寰搞得絕美絕倫
雖然太狂了點,也算是多年後的漂亮出擊
也沒有被弄壞
我喜歡呵呵呵

去哪裡聽鐵罐咖啡和迷惑森林?
我想這裡應該沒有發
你先傳給我再說

kahyeim said...

你专辑不是买回来了吗,还看不到是谁编的?

其实我都喜欢,甚至是“华丽的冒险”我也喜欢。到今天听她的歌好像已经感觉indifferent了。不是在说距离吗,怎么话题转到陈老师了,哈。

铁罐咖啡我也是听了现场才喜欢上的,老实说,之前没太多印象。我想,我们当时听万芳也许是太主观了,固执地要停留在她“断线”、“猜心”、“试着了解”的时代。我其实后来喜欢“相爱的运气”这首歌。

tcp said...

專輯的credit沒有註明誰編哪一首哦,就放幾個名字,除了track#2(李雨寰)和track#1&8(陳綺貞)

相愛的運氣印象中是不錯,整張專輯就OK而已。

kahyeim said...

嗯,就是,不是我們要的那個萬芳了。

tcp said...

不是啦...哈! 當然沒有要她怎樣,只是那個感覺不搭了。也許她太成熟了,或經歷的太多:)

kahyeim said...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