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9, 2009

無處不在

當我懂得了世俗的沉著,美麗將是無處不在的。

純粹的向晚

時間從來不留給我等待的余地,盡管我在暮色里致力捕捉最后一撇光影。

Monday, August 24, 2009

晨光














我曾經眷戀晨光。

清晨的微曦穿過門縫照進來,我成長的記錄,要寫在干凈的地板上,依附時間的力量,愈顯透徹明亮。

Saturday, August 22, 2009

藏匿秘密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不怎么寫東西了。好像blogspot被禁了以后,寫的作品沒人看,就沒有值得被記錄的價值。那如果是這樣,我寫文章的目的和初衷,又到底是什么呢。

最早開始寫日記,應該是在念4年紀那年。那種馬來西亞企業每年發一次的宣傳日歷,伴隨著有套子硬皮日記,單調的設計,厚厚的一本,家里都要堆上好幾本。最早的日記就是寫在那種簿子里面的。

升上初中的時候,心思也就風花雪月起來,喜歡寫一堆有的沒的無病呻吟,悲秋傷春的文章。不過,那時候對世界的期盼總是美好的,仿佛每件事情,總有它存在的道理;每一天都可以值得被紀念;每一個人都是獨特而有故事的。

所有的記錄都是為了刻印時光,以讓自己可以保有日后供緬懷的證據。有些事情即使再平凡無味,也要被刻意抹上一層淡淡的光。

而當然所有的記錄都是私有的,不供分享的。日記要藏在抽屜里最深的一個角落,以免被誰不小心偷看了,丟失了藏匿秘密的專利。
容忍那些无聊的雨天
真是个阴天的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