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0, 2009

疏離感

在這樣的城市待久了,我漸漸地習慣了那冷漠,那人與人之間速食式的、沒有重量的情感。

我也許也習慣了用'temporary'出發,因爲沒有想要在這城市長久住下去的想望。房子是'temporary'的,工作是'temporary'的,朋友是'temporary'的,生活方式也是'temporary'的。

每個人都好像很忙,你很好的朋友,可能好幾個月只能跟你見一次面,吃一頓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爲夢想努力打拼,朋友只是生活的調劑品,發發工作上的牢騷、辦公室里的不愉快,談一些生活里瑣碎的不重要的,聊兩句八卦,吃一頓飯,唱一場卡拉ok,喝幾瓶啤酒。

這樣一種帶有疏離感的關系,仿佛不聯絡也沒什麼要緊,生活還是一樣過。

8 comments:

阿佩 said...

我最近有感覺一種不安全感。
尤其是頻密地在國家與國家之間來來去去的這幾年。
不安這裡幾時結束;
不安下一站在哪裡;
不安決定的對與錯……
然後開始對很多事都看得很淡,因為“反正都會有離開/結束的一天”。
這就是,你所說的疏離感嗎?

Justine 林诗琬 said...

疏离,是种逃避。
疏离,才能把一切看得比较淡。
疏离,my emotions can't eat me alive from inside.

kahyeim said...

阿佩:其实我也不太懂那疏离感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一种你不需要用尽心思去维持、去经营的一种态度。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会说像“友情永固”这样的话,而我们那时候也真的相信友情真的会“永固”。

老实说我喜欢那时候的自己。

现在,尤其是经常的游走来去,总是习惯以“反正...”、“没有必要...”、“不用那么麻烦吧...”这样的心态去做决定。两年前我很享受这种不确定性,觉得这样很潇洒、很自在,没有约束。

而现在却偶尔会被这种不确定性困扰,不喜欢那种散漫、那种“暂时的状态”。

kahyeim said...

Justine:不过这像是一种掩饰的手段,有退却的成分在内,你为自己涂上一层保护膜。

Justine 林诗琬 said...

换句话说就是在心里筑了一道墙,到底是缓冲还是隔绝,就看是什么事件了~

kahyeim said...

嗯,缓冲也要爬上去才能跨过吧

小敏 said...

我依然相信朋友是一辈子的事。
虽然大家各忙各的,当是在你需要朋友的时候,他们都会愿意陪伴着你。

kahyeim said...

小敏:那要看是什么朋友了。那种一辈子的友情,真的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