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流浪最真实

和2个朋友吃饭,1个年近30,1个已过30,而我则是刚过30.我们都处在尴尬的年纪,却仍然单身。对遇到那一个注定中的“他”这回事,我们虽然还是很乐观,可却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我们身边依然有很多年龄相近而且仍然单身的男性朋友,可懂得欣赏我们“成熟”的气质的几乎没有一个。这些事业有成的男生现在都把目标放在“小甜甜”们身上,我朋友管这些“小甜甜”们叫作SLT - Sweet little things。

再三回顾从前,才发现我从来未曾经历过而且也错过了SLT那个阶段。年少的时候,我是那种看不起读岑凯伦小说女生的那种人,所以我坚持读亦舒,立志做个气质女生,并且坚信有天会遇到《忽尔今夏》里的乔立山或《灯火阑珊处》里的罗锡为。我随身带着那种高处不胜寒的矜持,并且努力读书,觉得气质必须与智慧并行。

一晃眼,就匆匆地走过了少年青春期,上了大学。我第一次离乡背井到遥远的大城市。在大学里,我水土不服,适应不良,用了近乎2年的时间才把人际关系搞好,却已是差不多要毕业的时候了。

毕业以后开始工作,加入人人向往的美国咨询公司,必须尽力争取表现,学习在职场生存的技能。后来因为想要实现在国外生活的梦想,我去了意大利,念了半年的意大利语课程,回来以后还是继续努力工作,从吉隆坡漂流到上海,为前途为钱途努力不懈。

后来我想去流浪了,啊多美丽的想望啊。我辞掉了工作,失业1年多,大半的时间在欧洲和埃及流浪。这也许是我在平淡的青春生涯里唯一做过最浪漫的一件事了。这几年的岁月里虽然有恋爱过,不过也是那种白开水式淡淡然的恋爱,无声响地悄然结束。我终究没有在清晨或黄昏的街道上遇见乔立山或罗锡为。我美丽浪漫的情怀被在时间的流里被夹在泛黄的小说里被匆匆翻过的,却再也记不起的某一页。

就这样,我与最后的SLT阶段插身而过。30岁,别说SLT,我害怕连最后一丁点剩余的抒情都会弃我而去,而在30岁前赶紧写了封情书来纪念来保存一些什么。

没想到在那不切实际的梦想堆里头,竟然只有流浪最真实。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SLT。。。哈哈。。。那我们这些事业无成的目标是HLT?


大王

kahyeim said...

哈那是什么啊?

Justine 林诗琬 said...

那我应该还算SLT吧?哈哈!

另一片天空 said...

在外溜达了一个月,回到家中第一件想做的事竟是从书架中找出灯火阑珊处及忽尔今夏。

重新拿起亦舒的作品,那股淡然随页涌来,非常舒适。在家的日子,真的得还一还我这几年工作欠下来的书债。有好书的话可要告诉我。

kahyeim said...

小林同学:你是王心凌!哈哈哈

另一片天空:这2本我已读过N次了,呵呵,对啊认同,亦舒的小说给人云淡风轻的感觉,淡淡然的,是淡蓝色的日子吗?好怀念。嗯好书嘛。。。你读过 "The Kite Runner" and "A thousand splendid suns" 没有?如果是言情。。。九把刀的也很好看,哈哈

细琳 said...

读过亦舒的野孩子吗? 好书!

kahyeim said...

没有嘢,去找找看

LeeWen said...

瑞肯不是说你只有二十岁吗? =D

tcp said...

17歲^^

kahyeim said...

这个太返老还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