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4, 2008

上海火车站和马赛鱼汤

我最近经常会因为要转地铁而经过上海火车站,那是个我以前很不愿意去、现在也不愿意去的地方。

上海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很光鲜的城市,你可以天天在南京西路或陆家嘴上下班,午餐到外滩某一号楼吃饭,晚餐到新天地,喝酒去衡山路,逛街到淮海路,然后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像是在中国。你去的这些地方,餐厅的服务员一般都会至少讲一点英文;遇见的女人都拎着LV(是真的LV);男的都穿Zegna西装。在这些地方,人们讲话都尽量不提高声量,上厕所都懂得要排队。

去上海火车站,你可以看见上海的另一面,当然你也不一定要到火车站才能看到。3或4号线转一号线地铁,得要走过很长的地下商业街和走道。今天晚上经过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在走道边上就这样躺着睡。很多是那种肤色黝黑、头发被阳光晒得发黄、面色憔悴的民工。大概是从外省来的吧,一般都拿着红蓝白格子图纹的大塑料带,或者破旧的旅行包,说的一般是外省的方言,像河南话、四川话等。时不时吐一口痰在地上,再用鞋子擦掉。也许是跟老板请了假的要回老家一趟;也许是无缘无故被解雇了,没工作了,只能回去老家;也许是觉得上海没机会,要到另一个城市,可能是广州或深圳,去碰碰运气。

有些女子,也是外地来的,在火车站走道或街边摆地摊,卖围巾、手套、发饰等东西。也有在地铁里乞讨的女人和孩子,可能也是农村过来的,人生地不熟,没办法讨生计,只能出卖尊严,带着小孩向地铁里的乘客下跪、磕头、乞讨。

如果我是生在那样的地方,那样的环境,今天的我,究竟会变成怎样的我呢。我今天正好到书局里去,买了一本Lonely Planet系列的法国旅游指南,在地铁上随便翻翻,寻找在南部的马赛哪里可以吃到美味的鱼汤。一面想着马赛的鱼汤,一面想着我在火车站、走道上、地铁里遇见的这些人们,觉得应该在部落格里写写什么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