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9, 2008

30的情书

y:

當季節開始變冷,我總是會傾向于一種無言的淡漠,仿佛安靜能夠更好地詮釋出心情的定位。我會想你,就天臺的月光揣測你的方位。在帶有月月桂香氣的風里我會想起你。

我慢慢地忘了十幾歲的時候自己的樣子,我自己那種不顧一切想出去看世界的模樣。年少時的我們說好要去流浪,啊原來那時候竟是認真的。我們在那座多雨的城市長大,一點點地豢養著出走的勇氣。y,因為我們和未來的自己有約。

我也經常不期然地掛念起我們成長的90年代。y,那是最好的年代嗎?我常常要這樣質疑著,因為在那個年紀,我們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我們以為所有的悲傷能被化解,所有的快樂都是永恒的。

所有的愛戀都甜美。

我們以為愛一個人必須是轟轟烈烈的,可我們同時向往細水長流。

我們沉溺于小說中淡淡然的悲情,覺得分手一定要灑脫,相信久違的重逢,以為分離后的戀人必定要在多年以后于某個街角相遇然后相擁,季節大多是微寒的秋末,暮色迷蒙的向晚,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那是孤獨又自由的90年代,我們帶點憂傷的個性,總覺得生活有時候太平淡無味,必須依靠點想像才能過得充實一些。而總要等我們慢慢長大以后,才懂得生活里有許多我們當初覺得有意思而現在卻不想要的無奈,一晃眼間青春就過去了。

y,我是不是越來越傾向于悲觀?我竟連那個貪婪地呼吸陽光的自己也忘了。

我忘了在午后的草場上奔跑的自己,忘了在風里大聲唱歌的自己,忘了容易受騙的自己,忘了一直想要去流浪的自己。我忘了用盡力氣去愛一個人的自己。

如果能讓時光倒退,y,啊如果真的可以,你會不會想要回到從前?


2008.10.16寫于上海。

30歲前的一個紀念,害怕自己過了30以后就不再会写情书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