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1, 2008

成长总在情绪发生以后

我知道我又想起你了,当思念变成像一条河那样长的时候。

是怎样的一条长长的河呢?是属于你的还是我的记忆里的呢?我们原不该用河水去衡量思念的长短,尤其处在这座拥挤的都城中,我连河的影子都瞧不见,又怎会因为一条河而想起你呢?

20岁,就是这个样子了。喜欢张泽的《因为我蓝》,因为喜欢回到家乡作回我自己的感觉。可以熟知城中的道路,清楚地知道方向知道该在哪里转弯;可以因为带朋友到巷尾喝了一碗很好味道的六味汤而自豪了大半天;可以因为看见写了《失眠》的管启源而跑上前去与他握手并捧着册子要他签名;可以x一双拖鞋踏实地走着;可以大声唱歌。

然后想起你。

在大学里念书我总无法快乐得如此自在。时光轨道上我在上课与下课之间穿梭来去,余下的时候大多守在小小的宿舍房间温习书写功课,而窗外是框住了的绿色风景。有时候往楼上朋友的房间泡一泡;有时候逛百货公司漫无目的地走着;有时候赶讲座;有时候办活动。生活其实过得充实而有规律,可是我总觉得因为缺少了什么而无法做回我自己。

17区2元30分4样菜肴的杂饭常常是美味的 -- 也许是因为肚子饿的缘故。吃宵夜我喜欢到SS2去,仿佛在那里我就能够读懂大都市的生活,也能够感受像“人间烟火”这样的词句。岁末时分对自己说好一定要到茨厂街去瞧瞧浓浓的新春气息。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因为街灯太亮而失去了一种古红色的晕眩;烤肉干的炭烟熏得整条街蒙胧胧的。好不容易从拥挤的夜市场转出来,又渴又累,觉得所谓春节的气氛不过是在过年曲子的余韵间赶一趟人潮拥挤的市集,然后在因陌生而感觉寂寞的街头一个人独尝思乡的滋味。

根本是害怕寂寞的,而且渴望紧紧抓住时光。

日子就这样若有若无地过去了。回头望的时候,过往的记忆调皮地笑着招手,像是要我放心地前去。那遥遥迢迢铺展着的前方是不是也能容许我热爱生命而又质疑生命呢?在经历了多番的成长以后,我是否还会因为一条河或脑海中一条河的影像而想起你呢?如果会的话,我想,那必也是一种奇迹了。

Growth always comes after emotion,成长总在情绪发生以后。有一个人在歌里这么唱着,仿佛成长根本是不必太去在乎的事。


[上大学时写的,投稿到星洲,登出来了。时光飞逝啊。]

6 comments:

Justine林诗琬 said...

写得很好啊!我还在想如果我是编辑的话,一定会叫你投稿呢!^_^ 不过,你的大学生活还过得不错嘛,只是觉得生活少了什么,我在新加坡根本就是痛苦的挣扎啊!哈哈!

看着走过所留下痕迹,觉得快乐过就好,没快乐过那不要后悔就好,后悔过那不要太伤心就好,伤心过那能活下去就好。

最近越来越阿Q了..

kahyeim said...

小朋友,怎么变得那么春花秋月的?哈。新加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比封闭的马大好吧我想。你的北京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瑞枝 said...

"17区2元30分4样菜肴的杂饭常常是美味的 -- 也许是因为肚子饿的缘故。吃宵夜我喜欢到SS2去。。。"

或许在不同的年份,我想我们曾经在同样的地方生活过。。

kahyeim said...

是啊瑞枝,你也是马大的噢?

JACQUELINE LAW said...

是的,是步我姐的后尘。很努力的在想,却想不起是什么年份

瑞枝

kahyeim said...

哈哈,那就別去想了,不就是昨天嗎。“。。。在馬大念書,好像是昨天的事情。。。”只要套文人的話來說就可以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