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2, 2008

然后



接近8月的夏天,北纬40度,意大利,南。

我再度南下。意大利的夏天在正午时分热腾腾地像要烧起来一样。下午2至5点之间路上行人稀少,那是午睡时段。我在Lecce,Puglia省南面的一个巴洛克城镇。比马来西亚还要热的夏天。

在书店边翻阅旅游指南边想着以后的行程。Scandinavia以后到东欧,南下直到土耳其,再回到北部--法国和西班牙,然后前往摩洛哥。摩洛哥得考虑一下,因为很奇怪的我们马来西亚人竟然要申请签证。很想从西西里岛乘船到突尼西亚,因为撒哈拉,因为对北非充满好奇想探一究竟。然后去埃及,要是靠近的话,关于那一带我还不是很清楚。然后呢,可以的话,经中亚到俄罗斯,乘西伯利亚铁路到蒙古和中国,然后。。。飞回家,顺便可以探望在北京和上海的朋友。
这种行程需要多长的时间?我要回家过年呢。西伯利亚铁路到了冬天可以通行吗?要跨过俄罗斯国境签证会不会很麻烦?旅途中经常会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存在,所以我极少作太周详的计划。常常就是,有一个大概就行了。朋友见我经常作长时间的自助旅行,以为我一定是出门前就已经计划得很好了。其实我常常是边上路边计划的。当然要是一个人出门旅行的话,一定要有基本的准备,比如说对要去的地方至少作些许的初步了解。也许我朋友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很好的计划了” 。

这一次放假要放多久呢?1年?放完假以后重新找份工作面试时肯定会被问:你当初为什么要放这么长的假?没有担心被贬职的隐忧吗?你放了那么久的假,学了什么新的东西?拿了硕士学位吗?

不知道这样回答会不会有问题:我一直有个梦想,希望作一个长时间的旅行,所以我决定放假。也有担心过以后会被贬职,可是想到必须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工作而无法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旅行,就觉得这种担忧是没有必要且没有意义的。我学了意大利语,没有拿硕士学位,在意大利作了更透彻的旅行。然后,我去了 ... ... 去了撒哈拉沙漠,去了金字塔,去到欧洲大陆最北角,看到了北极光,穿越了东欧,去了地中海小国,走过了西伯利亚铁路,拥抱了许多不相识的,不同肤色的人们。


Lecce 26/7/2007

2 comments:

阿佩 said...

“……必须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工作而无法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旅行……”

聽起來很可怕 >_<

kahyeim said...

你说是不是,对不对?

还习惯新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