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6, 2008

3号房

“你知不知道,那年,我在那房里待了整整3个月。”

他指着旅馆走廊边上的3号房,那昏暗、霉旧的走廊,两边是破落的两人或三人间。楼下传来吆喝的人声和仿佛永不歇止的汽笛声,空气里有烤肉的味道、车辆的废气及汽油味道、以及旅馆里老旧的家具及沙发垫散发的气味。

是约旦的阿曼。

“我年轻的时候去了瑞士工作,认识了一个当老师的瑞士女子,我们后来结婚了,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架着衣服一副眼镜,端庄而清秀。“没想到,过了几年她就过世了。她去了以后,我因为悲伤过度,开始吸毒,每天就只知道把针筒往身上插来麻醉自己,落得只剩下副皮包骨。”

“我老爸没办法,只得把我接回来阿曼,把我关在那3号房里戒毒。一关就整整关了我3个月,不让我出去,每天只给我送吃的和喝的,流着泪看我挣扎的样子。”

他是旅馆老板的儿子。阿曼市里al-Amir Muhammed路上一家廉价旅馆,一个晚上的住宿费3第尔纳币。

“3个月以后,我戒毒成功了。尽管老爸坚持要我留下来,我还是跑到美国去。年轻人嘛,谁愿意待在这里一辈子。在美国一个小地方,我以组装车辆为生,还竟然赚了不少钱。可是啊,在那里,美国人是美国人,中东人是中东人,我们是没办法走出那个小圈子的。有一次我跟一个美国女子交往,她妈妈知道我是巴勒斯坦人以后就不准我们再交往了,说中东人都是恐怖份子。”

他提高嗓子:“什么民主国家,你要是不是白人,就得被歧视、被讥讽!”

在美国待了几年以后,他老爸说年纪老了,要他回来看管旅馆的生意,所以他决定回来约旦。

“可你知不知道约旦这个国家,主宰经济的都是巴勒斯坦人,统治国家的却是约旦人。约旦的这些苏丹王子全都是美国的傀儡,让我们都没了尊严!他们啊,都是沙漠里来的贝多因,都是一群没有受过教育的贝多因!”

“我跟你说,阿拉伯人是全世界最笨的人!”他越说就越激动。

“我们回教国里,我最佩服黎巴嫩和伊朗。你知不知道,美国最怕他们了!哈哈哈哈!”

他开始不稳定起来,边说着边颤抖,咬牙切齿的神情令人害怕。在我还没搞清楚约旦、巴勒斯坦、黎巴嫩、伊朗、和美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在他越讲越激动之时,我就从旅馆溜出去了。


古城 20/3/2008

2 comments:

tcp said...

哎呀呀....

全世界人都是一个样......

kahyeim said...

谁说的,没听过一种米养白种人吗??远看是一样,近看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