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1, 2007

那样深刻的

我旅行的时候常常会想起藏区,那种你一辈子都会想回去的地方。仿佛在偏远的藏区旅行过,你可以变得更有力量、更宽容与坚毅。在山口向着冷冽的高原的风,好像已经走到世界的尽头了。在藏区旅行的记忆是深刻的个人的印记,那种无法与其它旅行相比的。记得一个早上在色须寺,厨房帮我们弄热昨日带来的包子。我在厨房外的长廊上边吃着边望着前方的草原,那样宽广的一望无际,高原的阳光和暖的照着。有僧侣走过,打了招呼。海拔4千多米的村子,也许,已经离开喧嚣的世界很远了。

Şanlıurfa 20/11/2007

在清冷的山里

已是近深秋了,这地方你越是向东行,遇到的旅客就越少,尤其是拥挤的夏天过去以后,人们既不愿意踏足海岸,更不愿意往清冷的山里走去。十一月中旬的土耳其中部,正午的太阳还是很猛的。我捧着旅馆拿来的简单地图,步行到玫瑰山谷里。山谷深处竟然有间茶坊,在这样的季节还在经营着。有谁会来造访呢?

经常有朋友会问:你这样长时间的旅行,难道不觉得累吗?我给的答案有好几种。很奇怪的是,我有时候到了一个地方,就不太想向前去了。我会找一家简单却舒适的旅馆,住个好几天,大多时候什么也不做,就只是好像过着日常生活一样,吃过早餐以后上网和人家聊天,或是到街上随便逛一逛。晚上很早就回到旅馆里休息,在房里或厅里看书或是跟人家聊天,可以是认识或不认识的。

又或者,我其实、几乎是,从来不赶时间的。我不怎么去预先计划好一个行程,而是随性地跟着节奏行走。比如说,我有时一天只用一个上午去看一个景点,就觉得够了。我愿意用更多的时间跟人们交谈,窥视人们的生活;又或者阅读,我最享受一整个下午在咖啡座的阅读。

在土耳其待久了,竟然懒得不愿意去为下一站作准备(是叙利亚)。那种舒适与熟悉,令人腻在其中,仿佛找到一个安定下来的所在。今天下午在车上,我一边翻书一边用生涩的土耳其语及很窘的手势与一个土耳其女孩交谈,她说要给我用英语写邮件。在半路那女孩下车了,问我要不要到她家里吃烤肉,我谢过说不去了。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语言里我们彼此不相识,却彼此感觉到一种人间的温暖,那是超越一切有形的。

Şanlıurfa 20/11/2007

Sunday, November 04, 2007

土耳其小酒馆

那天我们去土耳其小酒馆,在Beyoglu一个忘了名字的后巷。台上的两个歌者,一个弹吉他,一个吹笛子,台下的观众也一起唱起来。有人开始跳舞,后来大家都一起跳起来了!

伊斯坦堡 4/11/2007

荒度时光

我懒得动了,懒得,不愿意带着地图出去,不愿意想下一个目的地,不愿意写电子邮件,不愿意去搞清楚我到底需不需要预先拿一个叙利亚签证。我每天无所事事地走在伊斯坦堡Sultanahmet的街上,或在旅馆里上下楼梯喝茶跟人家聊天看窗外天台远处的海。还记得,有个下午,我躺在天台的垫上小睡片刻,嗮了一整个下午的太阳。

是在荒度时光。

伊斯坦堡 4/11/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