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0, 2007

Pasta alla zucchina

Zucchina中文到底怎么说?美国人叫它zucchini,英国人叫它courgette。词霸里zucchini解释成夏季里产的小南瓜;courgette解释成小胡瓜。南瓜和胡瓜该不是同一类的瓜种吧。反正zucchina是外貌类似黄瓜的一种瓜类,口感没黄瓜脆,比黄瓜结实,在意式菜肴里非常普遍。

Antonietta那天晚上作了pasta alla zucchina。这道菜对素食者来说可能很有用,既简单又好吃。tcp看了以后也许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马来西亚哪里有卖zucchina。把zucchina切片,然后在平底锅里倒上橄榄油,放进zucchina,切成丝的大葱,盐和黑胡椒粉,稍微小炒,盖上锅盖焖大概7-10分钟。然后把煮好的pasta放进去,再稍微炒一下就能吃了。喜欢的话也可以加点parmigiano。

真是了不起的一道菜。另外,烤zucchina也很好吃,意大利语叫alla griglia。zucchina切片,放在烧热的平底锅上烤。烤好以后洒上点橄榄油,醋和盐,喜欢的话也可以洒点oregano,就是一道了不起的前菜和小菜了。

Perugia 20/6/2007

永恒的画面


在欧洲待久了你也许会,看教堂看得太厌。刚到的时候也许一个不太起眼的教堂就能让你“哇,很美” ;到后来你就“看来看去都是一样的,拍来拍去都是一样的”, 当初的那阵惊艳突然烟消云散了。而且除了大小不一之外,你永远分不清每座教堂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因为你永远搞不清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等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座你第一次看到的教堂也许在你记忆里永远是最美的,那建筑物本身也许并不怎么样,可是因为有过那初次的震撼与感动,你就一直,把那画面记住了,好好地记住了。

Perugia 20/6/2007

遠離海洋的夏天

夏天,一個遠離海洋的夏天。七月,漫山花海的七月。走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勒巴溝,我大力呼吸高原上稀薄的空氣,想起“生命裏一個又一個的完成”。往身後望去,青蔥的山谷是仲夏的顏色,風裏吹來青草植被的味道。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夏天既短,所有的生物務必展現最璀璨的綻放。因為雪說不定什麼時候又要下了。

30/7/2006 玉樹

Saturday, June 16, 2007

啤酒鸡

室友Antonietta今天下午作了一道菜,叫啤酒鸡。我最近学了不少意大利菜,都是从她那里学来的。Antonietta来自意大利南部的Basilicata省,是个很会烧菜的女生,可她说只烧自己喜欢吃的菜。啤酒鸡的做法其实很简单--材料:鸡,啤酒,大葱和盐。大葱切成丝,和鸡还有啤酒一起放进锅里,撒点盐,大概烧40分钟左右就能吃了。比马六甲的白斩鸡还要好吃。

佐菜的是农夫面包和番茄沙拉。番茄沙拉的做法要说一下,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番茄切块,撒点盐,Oregano和橄榄油,放着腌5分钟就能吃了。作意大利菜其实不难,新鲜的材料和做法的掌握到位却很重要。Antonietta和朋友Mimo说要到马来西亚在海边买间房子,那就可以每天游水晒太阳。我说要把Antonietta带到马来西亚当厨师,开个意大利餐馆,一定会很有名。Mimo问你们那里是不是每天都到海边去。我说嗯一年一次吧,美丽的海边离城市还是很远的。

Perugia 15/6/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