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6, 2007

收拾行李

星期天上午的航班,星期六晚上才赶着收拾行李。橱柜里四季的衣服、收集的旅游杂志、CD、DVD、内地和台北和欧洲买的马来西亚带过来的书、鞋子、日用品和护肤品等等等,哪些要带走,哪些不带走,实在很难作决定。于是就想起几个决定是否把东西带走的条件:

1 在其他地方也能轻易买到的;在其他地方买不到的东西
2 未来一年内不可能会用到的;未来一年内会用到的东西
3 便宜的;贵的东西
4 没有纪念价值的;有纪念价值的东西
5 我家里人不会用到的;我家里人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6 自己不是很喜欢的;自己很喜欢的东西
7 会过时的;不会过时的东西

这只是一个短暂的离开吗,或是永远都不回来这里生活了。那些我钟爱却带不走的――思南路的梧桐、周末周日瑞金路上惬意的踱步和瑞金宾馆的闲适、汾阳路上的午后咖啡时段和晚上欢乐的德国啤酒馆、南昌路襄阳路口的四川麻辣烫、兴安路上的兰州拉面店、茂名南路上的湘菜馆、复兴路上晚饭后的漫无目的的游走、华山路某个弄堂里别致的西餐厅、外滩璀璨的灯火;说不定在换了另一个环境生活以后,我很快就会把它们给忘了。


4/4/2007 马六甲

6 comments:

tcp said...

看你这个贴想起那天在朋友车上听到“寂寞公路”这首歌,突然感到迷糊起来。我还搞不清楚这几个月的生活到底是离自己更近了还是偏远了...... 做决定真是一件困难的事....

kahyeim said...

new york.dallas.los angeles 寂寞公路每段都下雪。所谓“自己”,还不是时间塑造出来的么。我最近觉得只要过得实在就好--不是没有什么要求,而是你这个人会随着时间和环境而改变,对人对生活的奢望也会跟着变。到后来其实没有什么是对或错的决定。最近重看《笑傲江湖》,与好多年前第一次看过相比,又是另一番心情了。以前我总是喜欢正派的,讨厌邪恶的;现在反而说不清了。哈。

Anonymous said...

今日与你午餐后于mok习惯的在一个浓浓的咖啡氛围的星期天午后交换了想法。对未来的两年我有了新的想法与计划,知道自己下一步要什么;应该说你是始作俑者,你对理想的执著与先知先觉,起了鼓舞的作用。

我们在上海800余的美好时光终于写上句号。能交心的朋友一个个离开in search for better dreams, 奔向未知的未来。不得不承认有点不舍。

做决定不一定很困难, 是一个重新寻找自我的过程,需自我盘点, 困难点在于要有勇气去取舍,什么可以拿得起, 什么可以放得下;一旦有了决定,就要面对现实,承担也跟来了,不能回头看,不能 WHAT IF....但想深一层其实很简单, 因生命没有take 2.

朋友, 在此祝福你, 有缘相聚!

小廖 (SL)
2007-4-22
雨后的晚上

Mokye said...

邻居的勇气是我们这一群人中少有的。勇敢地踏出第一步,一次又一次做出了让我们惊叹而忏愧的决定,你赞极了!

还没去想过你走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也没去想过谁会搬进去。。。脑海里只有股强烈的空虚感。自己也要走了,感觉有点不舍与不安。。。是什么让我想留下来呢?接下来的六个月会是怎样的?邻居,你现在感觉如何。。。


今早走在清晨的上海,好平静、 好迷人的城市。下次,有机会可以试一试六点清晨的上海外滩。一定要是六点的初春清晨。。。我们在等你。。。

Mt Blanc,我们到时见啦!一路顺风!!

wyng said...

在家休了好长的假,本来以为会错过、无法与你好好道别。命运总会在转角处留着意外惊喜,还好,你还没走;还好。

朋友,没有你在的上海,肯定是寂寞的。回想以前刚来时,走了半小时去找你吃饭,拿着地图一人走在淮海路上,初冬的冷风,那时是寂寞的。后来,惠芳来了,大家都来了,寂寞走了。现在,一个个离开了,寂寞突然又涌上心头。

朋友,追吧、跑吧,有空得想想我哟。

kahyeim said...

小廖,mokye and wy:

在马来西亚看见你们的留言可一直没机会回复。来到意大利以后,学校里的电脑不能打中文,还是没机会回复。隔了这整整一个月了,心情也肯定不一样了吧,不知那股坚持是否还在?干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很多人终日营营役役,不想跳脱已设好的框架,就决定这样过一辈子了。也没有好或是不好的。平淡不就是件好事吗。

莫那天晚上打给我的时候,我在外滩边上的一家酒馆里,从那儿出来以后。又到长乐路上的新旺吃夜宵。莫的语气里有一种我一直喜欢的自信,坚定,乐观;加上少许的怅惘与不舍(因为舍不得我的原故,哈) 。嗯,也许在上海我们真正脱离学生年代残留的那点稚气,真正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吧。

我一直是:做小决定的时候想很多;做大决定的时候不去动脑筋的那种人。哈。沿途当然会碰灰,可毕竟在这个年纪我们还是可以承受得住的。至少在我们变得更加世故之前。

小廖:Just follow your heart,来日回头看之时方能不留遗憾噢。

莫:其实有好多话要和你说的,你真是我亲爱的老邻居。我临上飞机前原来想到外滩看看你说的“上海最美丽的时刻” ,可终于还是没去成。我又有一个在回去上海的理由了。现在到你要搬走了,是否有好心情?

wy:不知怎地现在竟想起那天雨夜我们在桃江路日本餐馆吃饭的事。知己难得 - 我常常都会想起你们呢。什么时候过来找我?

Monteluce, Perug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