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9, 2007

关于不舍

就要离开上海了。朋友问,会不会舍不得;没什么很特别的感觉,我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特别舍不得离开一个地方了,上一次的不舍是好几年前离开Siena的时候。后来,仿佛每一次的离开都是因为要往更好的奔去,我只能有满怀的期待,为什么要觉得不舍?

马六甲-吉隆坡-Siena-马六甲-吉隆坡-上海-Perugia,春天来临的时候,我即将到Perugia作短暂的停留,从新适应起一个没有收入的学生生活――和别人共租一个房间;在食堂里吃便宜的食物;在家里煮食;一星期一次乘巴士到经济商店卖日用品,提着重重的装满东西的购物袋从车站步行回家;睡觉前要写功课;偶尔看一看意大利电视闷得令人作呕的肥皂剧。

这是几年前在Siena念书时过的日常生活。看上去很穷困寒酸,可好玩的事情却还是很多的――下午在屋子里和室友一起煮咖啡聊天的惬意时光;周末到托斯卡那乡间远足,用双脚走过美丽的葡萄园和橄榄园;放寒假第一次一个人到欧洲其他国家作自助旅行;没事做的星期天早晨在Siena中世纪古城里乱闯闲逛;上完课的午后到到广场上晒太阳边吃着冰淇淋;还有,我们都会记得的,狂欢节结束前的那个晚上,老广场上那个欢愉的派对,我们在那里尽情地跳舞与歌唱。

我猜想,也许是因为处于不愿意安于现状的年纪,所以才不会觉得不舍。到了Perugia情况会如何,Perugia以后要到哪里去、要干什么,我还没好好地去想,也没有能力去想。几个月以后的事,对我来说毕竟还算是遥远的。朋友说的,“我们处于一个可以自由选择、而且有能力选择的年代,这是件幸运的事”。

这个年代,按既定的方向过活,说不定会错失什么新的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计划那么多。我宁愿游走在不确定的旅程里,反正每一班列车都会开往阳光照射到的地方。

18/3/2007 上海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嗨,KY,

感觉上昨天才认识你,又是离开的时候了。其实在这儿工作的我们,没人可认定这城市将是我们永久的住处。

无论未来的路怎样,没走过,是不会晓得的。祝福你。。。

Alliz

Anonymous said...

你真是那个Alliz?咦怎么知道我部落格的?嗯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联系啊。也一样祝福你! - Kah Yeim

Anonymous said...

嘿嘿,就是我。Keep in touch 哦!我受你影响,开了个新闻台: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kcheong/

欢迎你有空来逛逛。Cheers Always!

CS Tan said...

HELLO, 有点意外吧!清顺到此留言!一句问候语就有这么大的动力喔!看KAH YEIM这般洒脱自在感觉上你已看透生命似的,解脱了吧.? 就算没有也离之不远吧?
不好意思, 刚留言就有点把你捧得高高的. 其实就只不过是想祝福你无论在那个国都都找得到自己的天空,在那儿发光发热(对不起,不是恶化温室效应, 哈!).有空再聊!世界很小的. 嘻!

kahyeim said...

CS - 久违了,别来无恙吧!“解脱”两个字何止千里之遥,像我这样庸庸碌碌的小辈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呵呵。“洒脱”也谈不上啦,“懒散”倒还接近一点。世界真是小小小,有机会的话也代我向其他故友问候一下吧。我会努力发光发热的。也祝福你和爱丽丝幸福快乐。没想到,真没想到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