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3, 2007

抒情式



放假的時候和朋友到市里老舊的街道拍照,其實很久以前就一直想這麼做了。在馬六甲上學的時候經常都要到那一帶逛的,有時候是陽光炎炎的下午和同學無聊地漫無目的地兜著;有時候是夜晚,在巷子裏燈光泛黃的路邊攤吃東西。剛離鄉背井到外地念大學的那段時期,我常常不能自拔地強烈地想念那些日子。其實少年時候,最想望的,是在黎明時分晨曦將亮未亮的時刻在老舊的巷子裏穿梭來去,籍著清晨人們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感受一天裏的蘇醒。哈不是嗎那時候的想望總是極度抒情的。那個在市里拍照的下午我總無法捕捉實在的畫面,是有些懊惱的,覺得自己怎麼也無法把家裏的風景拍好似的。路過一排破舊的店鋪,朋友KS指著其中的一扇窗,說看那就是我以前打band的房間。刹那間我感覺有點恍惚,隱隱察覺我極其珍惜的那段歲月,仿佛仍在古城的各個角落窺視著我,而我卻沒能把它們完好地拼湊起來。“青春就像手中握不住的沙”,你記得是誰唱過的嗎。我突然知道了自己無法把照片拍好的原因。那是因為我沒能把自己從風景中抽離。
17/5/200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