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9, 2006

入冬

好朋友hf兩個星期前離開上海,到北京去了。Joyce在月初也呈了辭,決定回到馬來西亞去過安定的生活。Wy和sy上星期說再也受不了這折磨人的工作,星期一也竟然交上辭職信了。

突然間,我所有的好朋友都要離開上海,這事實讓人覺得實在不好過。很多情緒開始變得不踏實,覺得這偌大的城市就要剩我一個人生活了;工作的壓力無從找人傾訴,心情低落時找不到人分擔;我經常會期待的,挨了一個星期以後星期五夜晚的狂歡,也許往後將變成一個人難過的孤單。我如此需要朋友。

我們一起共同生活了幾乎兩年的城市-我經常要這麼說的,而現在終於走到了一個分岔路,即要各自離散。現在的我和剛來上海的我,肯定是不一樣了。當初來的時候,根本沒想過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要怎麼快樂地生活這回事。那時候只是想著一定要出國,一定要離開吉隆玻,因為我實在很討厭吉隆玻。

上星期六把房子打掃好以後,已是午飯後的時間,冬日的陽光已是近黃昏的顏色了。陽光滲透玻璃窗照在我老式的書桌上照在桌上的過期雜誌和銀行帳單,照在我掛在牆上的羅馬街景海報上;那樣的光影讓我從負面的情緒裏恢復起來,冬天的冷容易讓人清醒。從窗子望下去,南昌路的梧桐枯黃的葉子仍然沒掉完。想起2004年在上海度過的第一個冬天,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9/12/2006 上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