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8, 2006

一辈子到不了的地方


很多人以为,西藏自治区(“西藏”)就是唯一的藏区,那是“最接近天空的所在”。尤其当青藏铁路高原列车正式开通了以后,大家都把目光放到西藏,那以外藏区也就更彻底地被继续忽略、被遗忘。其实中国的藏区除了西藏,还涵盖了四川、青海和云南的康巴及安多藏区。而中国的藏民,至少超过一半是居住在西藏以外的。

我这次到青海玉树和四川甘孜,和人家说起的时候总要特别说明这些都是藏区,不少人的反应是“怎么青海四川那里也有藏族咩”。其实不少多次出入藏区的旅人总认为西藏的热门景点已经渐渐失去原来的味道了,尤其是拉萨,旅游旺季的时候好像旅客比当地人还多;所以很多人反而中意西藏以外的藏区,尤其是青海玉树、果洛和四川甘孜的康区。我自己虽然仍然觉得第一次到藏区还是先去西藏最好,可是却认同要是只去西藏根本就无法称自己已经“接触过藏族文化”了。因为作为所有藏民心目中的圣地,西藏她是一个起点,同时也是一个终点。而没有人可以不用出发就说他已经了解了世界。

我这一次是奔玉树赛马节而去的。原来已经无望的假期,因为我辞了职,在还没开始新工作之前终于又有机会放几个星期的假。西宁到玉树结古镇的卧铺班车行程差不多是20个小时。我因为担心路上有高原反应,而在西宁买了个氧气筒,后来完全没用到而把它送给了镇上的医药单位。不过高原反应还是有的,还是和上次一样头痛没胃口,第一天在旅馆里睡了一整天,隔天就好了。

我在镇上认识了几个在西宁念大学的藏族学生,他们是卓玛、卓嘎、桑丁和丁嘎。有天晚上和他们,还有他们大学里的一个韩国讲师到结古镇上的藏族歌舞厅里跳舞看演出。赛马节开幕典礼的那天早晨,我们6点多钟就出发到赛马场去了。卓玛的家在草原上搭了个帐篷,我们就在那里喝奶茶吃早饭。清晨的草原,阳光的光线像细雨一样撒下来,草原上的帐篷升起点点炊烟。虽然是仲夏,可在气候变化无常的高原上依然十分寒冷,我穿了件羽绒服,还是不住在阳光下走动取暖。可是桑丁,那个长得很干净却掩不住藏民天生剽悍神色的男生,只穿了件单薄的T恤,却说一点也不冷。草原上的野花开得很好,在微拂的风里轻轻摆动。

卓玛的父亲和弟弟待会儿在开幕仪式里要跳舞,所以一早就在那里换好衣服了,粗犷的藏袍,头上系了康巴男子特有的红绳。我说要跟他们照相,卓玛的弟弟便摆了个跳舞的姿势。那天清晨照在他们脸上阳光的颜色我总觉得特别和谐,好像就是阳光本来的颜色,后来不知是谁说的,藏民们是把阳光收到眼里的民族。

开幕仪式结束以后,韩国讲师要赶下午的班车回到西宁,我们送他到路边搭出租车。他说不久后就要会韩国老家了,不过他回去以后还想再出来,有点迷惘,不知以后要干什么、要去哪里好。卓玛说去西藏吧,要不去印度也很好。桑丁说“老师你去埃及吧”。

去埃及。埃及离青海如此遥远,他这样说的时候不知心里是怎么想的。对一个藏民来说,埃及大概是一个人一辈子都到不了的地方。

27/8/2006

2 comments:

tcp said...

你的新家不錯:-)
Daniel今天也搬家,不過沒有open house。

kahyeim said...

呵呵谢谢光临。没想到竟无意中选了黄道吉日。